「……」

「不過也好,你如今雖繼承了門主一位,倒也沒有那麼多的雜瑣之事勞形傷身,就乖乖地跟著老祖宗我學點守業之道吧。就算火器門丟在了你這一代,你這小子也不至於把小命給賠上。」

極其避諱那些不吉利的字,火器老祖端坐在這一朵祥雲之上,飄到了馬杜的身旁,將這臭小子也給載著飛了起來。

隨著這朵祥雲的飛升,馬杜漸漸看清了這個地界的全貌,也就知道了那一座比大蘑菇,還要高直千百倍的大山。

「老祖宗教訓的是,是馬杜愚鈍沒能守好祖宗基業……」

忍著這些從老頭身上飄來的熱氣,馬杜低垂下了腦袋,不再多去懷疑身旁這人,和火器門的那點關係。

把天隕齒輪也看成一樣靈器的話,能夠跟持有者同時控制靈器的,大多是靈器里的寄生靈。

因為靈器之物比人,還看重傳承之道,要麼是上一代持有者傳給後人,要麼是靈器在寄生靈的影響下,和持有者建立起了某種牽絆。

否則,靈器是不會在現任持有者還活著的時候,狼心狗肺地去依附其它的生靈。

於是,馬杜自然而然地將老頭,當成了天隕齒輪的寄生靈,跟花月一樣和他馬杜,保持了某種靈與靈之間的牽絆。

「到了你這一輩,火器門也是快要到頭了,怪不得你。但你也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把你當個孫兒般寵著。」

「……」

「看見那團火雲了沒有?那裡就是你該逗留的修行之所。這裡地方雖小,也算應有盡有,你大可不必掛慮衣食住行的問題,不穿衣服的話,也影響不了你什麼。」

帶著馬杜來到了這團火雲的旁邊,老頭忙用了這些紅芒蓋在了馬杜的身上,以免馬杜還未修行出個火候來,倒先被這些灼熱的雲霧給蒸沒了。

饒是,有他這一個小幫忙,這裡對馬杜來說,還是跟火爐般灼熱難擋。

「不穿衣服總覺得有點不自在……話說回來,我不會一直都待在這裡了吧?我是想說,我突然失蹤的話,以後再出現會不會給自己徒添些麻煩,畢竟我不是一出生就待在這裡的,不能夠離得別人太遠了。」

渾身冒出了不少熱氣的馬杜,瞥了自己這光溜溜的小身板,暗嘆這條毛巾還在,不然都不知道自己會有怎樣的尷尬。

一想到自己可能要在這裡逗留很長的時間,馬杜連忙口焦舌燥地跟他的老祖宗說起了他的這個顧慮。

「放心,我會適當地讓你回去露露臉的,不會讓你成了個與世隔絕的野人。這裡是半山腰,還算涼颼,等你修為高了些,到那山頂上,也就是你不用再來這裡的時候了。」

取了身旁這枚依舊泛著紅芒的天隕齒輪,老頭將它遞到了馬杜的眼前,卻沒讓馬杜伸手去碰它,而是接著跟馬杜說道,

「這裡雖然清涼,但溫度已是不低,你切勿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去觸及那些火雲,以及這枚天隕齒輪,不然把手給融了,可別怪我這個老祖宗,沒有提前跟你說一聲。」

「您老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用心點記下就是了。」

馬杜抹汗都來不及,哪有閑情去摸一摸天隕齒輪。

在這一股無形的烘烤之下,覺得手裡這花傘越發燙了些,馬杜瞬間解除了對它的召喚,好讓花月不用跟著他,一起忍受這種怪雲的折磨。

火雲?不是夏暑時節見到的那種火燒雲么?

一邊揣摩著那座大山,是不是傳說中會噴熔漿的那種火山,馬杜一邊跟著他這老祖宗,從天穹間飄了下來,來到了這一大片蘑菇叢林里。 第350章跟季溟有緣無份

她一直在堅定的走自己的路,不管是季溟,亦或者是這位世子殿下,於她而言不過都是生命中的過客,都是要分開的。

既然明知結果,又何必為這些不必要的事情傷感?

或許只是在嘲笑自己的命運吧,竟然還要再嫁一次,之前沒披過嫁衣,這次,嫁衣該是有的。

才這麼想,寧王妃身邊的一個貼身嬤嬤便過來了,秋月吧嬤嬤帶進來,恭敬的站到了蘇招娣身後。

「不知孔嬤嬤來此,可是王妃有事吩咐?」

孔嬤嬤對蘇招娣很是恭敬,「阮姑娘不必如此,您很快就是世子妃了,無需對奴婢如此客氣,奴婢過來是王妃讓奴婢來問問,姑娘的嫁衣是要自己縫製,還是王妃給您請匠人來縫製?」

蘇招娣剛想說直接找匠人就行,可是還未開口,秋月就率先說道。

「多謝王妃掛懷了,我們家姑娘的嫁衣我們會幫助姑娘親自縫製的,女兒家出嫁一趟,嫁衣還是要自己縫製的。」

那孔嬤嬤看着秋月的眼神有幾分讚賞,點頭道。

「姑娘說的對,是這麼個理兒,出嫁一趟,這嫁衣是應該自己縫製,既如此,那我明日就把嫁衣的布料跟各種點綴裝飾物事都給姑娘送過來。」

送走孔嬤嬤,蘇招娣看着秋月道。

「那就交給你們兩個了,我女紅不好,你們知道的。」

秋月笑笑,「主子,這可是嫁衣,就算我們倆幫忙縫製,你也是要參與一下的,哪怕給嫁衣上縫了珠串也是好的。」

蘇招娣嘴角抽搐了幾下,想想縫個珠串應該不難,於是便也由她們去了。

一直到夜晚子時,蘇檸才回來,蘇招娣一直沒睡,坐在外廳中等他。

「蘇檸,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小五那邊出事了?」

蘇檸在蘇招娣面前跪了下來,低頭道。

「主子,小公子不見了。」

蘇招娣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盯着蘇檸冷聲問道。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蘇檸趕緊道,「我在阮府等了很久,一開始他們就是推脫說是小公子出去了,我就一直在府中等著,可是卻沒有等到,之後我便打聽關於小公子的事,阮府中的人卻都嘴嚴的很,什麼也打聽不到,之後還是一直在梅園伺候的一個丫鬟悄悄告訴我的,說是昨晚府中來了幾個黑衣人,把小公子跟大小姐都劫走了。」

「什麼?我大姐也被劫走了?」

蘇檸道,「是的,大小姐也被黑衣人帶走了,阮家的人一直沒敢聲張,在悄悄找尋,可是卻沒有什麼結果。」

「啪!」

蘇招娣猛的把桌上的茶杯全都掃到了地上,巨大的戾氣迅速在屋中蔓延,秋月跟夏蟬見狀,全都臉色一變,紛紛跪了下來。

「主子息怒。」

蘇檸更是跪在那裏頭也不敢抬,低聲認錯。

「是我的錯,我若早些調查,便能早些知道小公子跟大小姐失蹤的事情。」

蘇招娣在深吸了幾口氣之後,心中生出的那股暴怒總算是壓了下去,她扶著椅子坐下。

對夏蟬,秋月他們擺擺手,「都起來吧,這件事情不是你們的錯,錯在我,我當時就應該直接把小五也帶過來,我早該想到的,太多人盯着世子妃這個位置了,如今卻要給我這個才剛來京都幾天的小庶女,確實很讓人氣惱啊。」

秋月趕緊道,「主子,如今我們該怎麼辦?現在我們都不知道小公子他們到底被帶到了什麼地方,連什麼人劫走的我們也不知道。」

蘇招娣沉思了一會兒,對夏蟬道,

「讓柳青去打聽一下世子在不在府中。」

夏蟬一驚,想要說些什麼,但在看到蘇招娣的臉色后,又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秋月自然也明白蘇招娣的意思,看來主子是要欠下世子一個大人情了,而且寧王世子,他們也並不了解,至少曾經他們家的郡主跟這位世子就是不對盤的,現在他到底願不願意幫他們還兩說。

柳青很快便回來了,帶回來的消息卻不太好。

「主子,剛剛世子出去了,貼身小廝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秋月他們幾人全都看向蘇招娣。

蘇招娣微微眯起眸子,沉聲道,「看來這次得動用一下蘇青山他們了,蘇檸,你去聯繫吧,看看他們現在混的怎麼樣,但有一點,就是一定要秘密聯繫,絕對不能暴露了他們。」

蘇檸趕緊點頭,「是,主子,我現在就去。」

這個夜晚,蘇招娣院子的燈一直亮着,外面丫鬟小廝都不解發生了什麼事,卻不敢多問。

寧王府規矩嚴苛,下人們都是循規蹈矩之人,對於主子更是忠誠無比,知道是不該打聽之事,他們便都恪守本分不打聽,只埋頭做事。

到後半夜的時候,在天快亮的時候,蘇檸回來了。

「主子,我聯繫到了蘇青山,讓他們幫忙尋找小公子跟大小姐的下落。」

蘇招娣皺了皺眉,問道。

「他們現在發展的怎麼樣?讓他們查的事情查到了嗎?」

蘇檸道,「主子,雖然形成了組織,但是規模還小,手下人也少,不過現在也接一些小的調查的一些案子,能自己養活自己。」

見蘇招娣不說話,秋月道。

「主子,這若是等蘇青山他們找人的話,不知道要多久呢,畢竟他們組織也才剛組建起來。」

這點蘇招娣怎麼會不明白,她嘆了口氣,問夏蟬。

「世子還未回府嗎?」

夏蟬垂著眸子低聲道,「主子,我去看看。」

蘇招娣端坐在椅子上,手中捏著一杯茶,她心中擔憂著蘇遠清跟阮清霜,端著茶杯許久都沒喝。

「主子」

聽到夏蟬回來,蘇招娣緩緩放下茶杯,抬頭看着她。

夏蟬趕緊說道。

「主子,世子回府了,只是……好像一會兒還要出門,我聽外頭伺候的小廝們說,世子一直都沒休息。」

蘇招娣皺眉,抬頭看看外頭的天色,已經有天光冒出來了,陽光透過海平面,讓整個天空都漸漸的亮了起來。。 作為通過了第二階段前兩關的獎勵,神山還額外獎勵了二人一級的魂力等級。

對比唐三戴沐白等人來說,雖然石家兄弟略顯不堪,但這卻是大環境和修鍊體系帶來的弊端造成的。

在陰陽顛倒山看來,通過了自律之關的修鍊者就已經足以稱得上不錯二字,適當鼓勵未嘗不可。

失敗離場的石家兄弟被送回了登天梯時的那個荒原。

唐昊正在冥想,玉小剛則是略有些無奈的寫著什麼,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修養他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健康。

「你們出來了?沐白和天恆他們呢?」

見到石家兄弟出現在帳篷前,玉小剛放下了手中的本子和筆。

「哦,大師,昊天冕下,我們的試煉失敗了。」作為兄長的石墨很快緩過神來,略帶遺憾的回答道。

雖說略帶遺憾,但兄弟二人眼睛里淡淡的興奮是藏不住的。

「說說,你們在第幾關出來的,得到了什麼?」唐昊睜開了雙眼。

受限於陰陽顛倒山的規則,參與試煉的修鍊者不能說出試煉的具體內容,但是所得所獲和在第幾關被淘汰這種東西還是可以說說的。

「回昊天冕下,我們是在第二階段的第三關被淘汰的,因為我們沒能嗚嗚,嗚嗚嗚。」

石磨發現自己說出的話變成了毫無意義的嗚嗚聲,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好了,不用詳細說,說不出來的。」唐昊抬手制止了他,「第二關么,我知道了,說說你們的收穫吧?」

唐昊心中暗暗嘆了口氣,第三關,如果考驗沒有改變的話應當是需要自創一門魂技,當時他在教材上看到了自己祖父所創的炸環奧義與大須彌錘等神技。

可惜自己和大哥並無此等天資,僅僅是勉強通過,甚至連積分都沒有獲得。

這回輪到石墨搶答,「回昊天冕下,我們兄弟二人此行獲得了幾級魂力的獎勵,現在已經是四十二級魂宗。同時我們的身體素質有所增強,並一人獲得了一塊高品質的千年軀幹魂骨。」

這也就是面對唐昊,石家兄弟才能毫無保留的將所獲獎勵如實說來。

財帛動人心,更何況是珍貴的魂骨,而且還是最為珍貴的軀幹骨。

武魂殿和昊天宗那點事沒幾個人知道,武魂殿家醜不會外揚,昊天宗自行隱世,也不敢往外說。

在其他人的眼中,昊天斗羅那可是成名已早威震天下的封號斗羅,又怎麼可能貪圖他們這些小輩的魂骨?

「將你們的武魂釋放出來我看看。」

聽到石家兄弟的描述,玉小剛眼睛都直了。

那可是魂骨!千金難求的魂骨!就連他們藍電霸王龍家族都沒有兩塊的稀罕物件。

石家兄弟區區兩個魂宗不過進山一段時間就拿了兩塊出來,簡直太讓人眼熱。

「好的大師。」

看到兩黃兩紫的四個魂環,玉小剛輕咦了一聲。

「你們的魂環年份,似乎有些不對勁?」

「啊對了,我們之前還獲得了全魂環年份增加二百年的獎勵,先前一時忘記了說。」石墨趕忙答道。

這區區二百年的魂環年限並不能將魂環魂技提升品質,因而先前也就被他們忽略了,玉小剛如今這麼一說他們才想起來。

「提升魂環年限?簡直不可思議!」

玉小剛倒吸一口涼氣,饒是以他的殭屍臉都做出了極其震驚的表情。

同時心裡他也在極其懊惱,為什麼自己沒能通過登天梯的試煉?如果自己沒有那麼懦弱,是不是也能獲得這種獎勵?那自己卡死了二十九級的魂力是不是就有可能突破了?

在被送回來之後,他曾經數次重新嘗試登天梯,但那陰陽顛倒山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對他根本不理不睬。

咽下一口唾沫,玉小剛壓抑住自己無比鬱悶的心情問道:「你們詳細說一說,你們到底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四十二級的?又是怎麼獲得魂環和魂骨的,那裡面有魂獸嗎?」

聽到這話,石墨一樂,呲著一口大白牙笑嘻嘻的回答。

「大師,那裡面真是好地方,第一階段的試煉沒什麼意思,但是第二階段的試煉有一個商店,我們每通過一關根據表現都會獲得相應的積分,我們的魂骨就是在那裡換的。可惜了,如果我們有嗚嗚,嗚嗚,有足夠的積分就能換一塊更好的萬年魂骨,而且積分還能直接提升魂力等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