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睡覺了嗎?這麼快?」

「你們這太吵了,我夢裏賽文奧特曼馬上就要打贏澤迪了,結果斷了,你跟你朋友又在聊啥?」

林時淡淡說道:「沒必要,都是坑錢的,鬼用沒有還浪費錢,你把握不住的,聽我的,我那套方案夠用的,絕對平民,老是讓朋友幫你這不好。」

「我現在這個樣子不也是你在幫我嗎?」

「能一樣嗎?不一樣,我們關係特殊,我幫你就是在幫我。」

「原來如此,那你晚上幫我訓練藤藤蛇算了……反正都一樣。」

「那你還是找根電線桿撞死重開來的快。」

蘇雲兮假裝沉思,然後抬頭臉上頗有歉意的說道:「抱歉雨彤,我也有自己的培養方案,我的方案安排恐怕不適合培訓班,謝謝你的好意。」

「沒事,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周末你可以來我家,我家房子還蠻大的,玩累了直接睡都沒關係的,我媽以前也是職業訓練家,你有不懂的她會指點你的。」

不過蘇雲兮還是頗有歉意的笑了笑,搖頭拒絕道:「謝謝,不過我還是不用了,我要靠自己(林時)變強!」

看着蘇雲兮充滿自信的樣子,伍雨彤也失了神,為什麼感覺她好像哪裏變了?

眾人來到操場,這裏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都站好了隊,雖然沒有一個整齊的。

楓城一中學生不多,高三一共九個班,每班45人左右,能夠考進精靈高中那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而且卷的厲害,很多人都只能在大學的時候得到精靈后再去學習精靈高中才教的知識最後去考核訓練家。

聽了旁白的介紹,林時也是非常好奇的問道:「所以你到底是怎麼考進來的?」

「我預估的中考分數和楓城一中分數線差了200分,結果好像系統改分出現錯誤,我分數剛好壓了分數線就這麼進來了,也沒人查就很怪,這個秘密我連雨彤都沒告訴,你可別出去亂說啊。」

「你知道嗎?我非常認同一句話,當上帝給予一個人東西的時候必定會取走她另一樣東西,比如腦子。」

「確實……你罵誰沒腦子!」 這「噗通」一聲十分清脆,沈清若是真的嚇了一跳,大皇子與她話還沒說完呢,目睹了這件事情,就連南風彩與沈浩宇也獃獃的愣在原地。

「六妹妹!」

還是沈清若眼疾手快,這裏的水也不知道深不深,這個季節自然是冰冷刺骨,她看着沈雪柔可憐的掙扎,心中難免多了一份憐憫,甚至在沈清若看起來,這根本沒有故意的說法,人性原本就是善良的不是嗎?

沈清若可能因為太着急了,大皇子連忙拉住沈清若,將沈清若拉回到自己身邊:「小心一點!」

這話看起來平淡,事實上卻帶着緊張和關心。

「清若,你小心啊!」

沈浩宇走到沈清若神情,似乎是察覺到了那一點點不正常,氣氛顯得有些尷尬,沒想到大皇子直接縱身一躍,跳進湖裏了。

「大皇兄!」

南風彩還沒有反應過來呢,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沈清若他們來到甲板,看着大皇子熟練地朝着沈雪茹那邊郵了過去,沈雪茹應該也是嚇壞了,死死的抱住了大皇子的脖子,兩個人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到了船邊來。眾人合力將沈雪茹與大皇子拉上來,兩個人早就凍得瑟瑟發抖。

還好這周圍距離尚書府不遠,他們便回去了尚書府。

因為今日沈恆不在,尚書府到底沒多少人,這樣一來也沒有大張旗鼓,畢竟南風彩自己偷偷出來,又連累了後面的事情,自然不想要聲勢浩大,進入了後門便直奔了沈清若的院子。沈清若也讓瑾兒準備好了熱水,讓沈浩宇去拿了自己的便衫過來。

後來,瑾兒有去煮了吃的。

南風彩就在沈清若的房間,焦急的皺了皺眉:「清若,這好好的游湖怎麼弄成這樣,好好大家都沒有事情,方才可嚇死我了。卻沒想到大皇兄的水性還真的不錯呢!」

沈清若應聲之後,準備了一些簡單的薑湯給兩個人驅寒。

後來,畢竟是離開不是那麼方便,所以說大皇子就帶着南風彩先行離開了。

瑾兒回來,這沈雪茹還在房間裏面,方才大家過去看的時候,就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沈清若沒去打擾,一直到收拾瀋雪茹的衣服的時候,才開口:「小姐,方才奴婢去六小姐那邊取東西的時候,這杜姨娘院子裏面的人還難以置信呢。說是小時候六小姐還曾經下水救過人呢,興許是年紀大了,怎麼這樣就嗆了水,半條命都沒了!」

沈雪茹落水的事情,當真是有點過於巧合了。

沈清若想着,沈雪茹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準備回去了。她帶了自己濕了的衣服,還有大皇子的長衫。

「二姐,妹妹不在這裏打擾了,還是先回去了。今日之事是不是嚇壞了二姐,還連累了大皇子救我竟然……這衣服等著妹妹洗好了,便親自送回去!」

沈清若看看她手中的東西。

「昔日六妹妹天真浪漫,與世無爭,如今怎麼也加入這勾心鬥角之中去了!」

沈清若也不針對別的,或許只是不太想要被利用而已,結合之前的事情,沈雪茹的目的實在是太過明顯了,以至於現在沈清若有點不是那麼願意被沈雪茹支配了。該說的她還是要說清楚,這宮廷不是什麼好地方,旁人也就罷了,像是沈依瀾那種費盡心思也想要擠進去的,不過也是給自己找麻煩而已。

「二姐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這個時候,沈雪茹的表情更加無辜了。

沈清若先是愣了愣,然後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原本對六妹妹就不是很熟悉,但是事情做的過於故意,就可能引人懷疑了,這一點六妹妹還是要記住的!」

她的聲音淡淡的。

沈雪茹低下頭去。

「其實……妹妹也不想如此這般,大姐嫁給二皇子,這二姐呢又是未來太子妃,雪茹雖然是庶出,原本不應該去想這些,但是娘親也希望雪茹去爭一口氣!」

沈雪茹如今把事情都說在了杜氏身上,說實話這事情也變得理直氣壯了。

「二姐是不知道,那段日子,我過得是什麼日子。這庶出原本就沒有什麼好日子,妹妹也是喜歡二姐,不想要跟着大姐狼狽為奸,或許大皇子是個好人,所以說妹妹才會想都不想的……」

沈清若有點心疼,握住了沈雪茹的手:「你那麼故意接近,這樣謀算,卻一點都不像是你了。不像是我天真爛漫的妹妹了,這皇宮的事情,你們只能看到它金碧輝煌,你看看大姐為了踏入這皇子府的大門,如何的委曲求全,難道日後妹妹也想要過這樣的日子。難得有情郎啊,妹妹若是只想着跟京城世家小姐那般風風光光,不管這風光之後是什麼,那便就罷了。許多事情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六妹妹的未來,杜姨娘幫襯不了什麼,未來就算是大皇子有意,也可能只是一個偏房而已,杜姨娘這些年過得什麼日子你不知道嗎,何必淌這渾水呢?」

高門大戶,沈清若是真的不覺得好。

尚書府這樣的小地方,還不一直都是藏污納垢的?

沈清若想着,甚至感覺有點莫名的為沈雪茹感覺到可憐。

「二姐說的也是,我是沒去想那麼多!」

「其實,找個愛你的人,哪怕平凡,其實都夠的!」

她的嘴角,揚起一絲笑容來。這笑容或許有些說不出的勉強來,但是對沈雪茹更多的也是安慰啊。

「二姐,妹妹先回去了,事情還是要有始有終,今日是妹妹做錯了,但是想着如今姐姐的身份,自然也是不方便跟大皇子送衣服去了,免得太子殿下誤會什麼,這事情還是要妹妹去的。母親的話妹妹覺得為難,姐姐的話妹妹卻記下來了,不敢忘記什麼!」

聽到沈雪茹這樣說,沈清若就放心了。

沈雪茹剛走,瑾兒就有些不滿了:「這尚書府已經兩個皇家媳婦了,六小姐不看看出身,莫不是也想要成為第三個?」

。 程皓月滿臉獃滯,愣愣地看著這一幕,就聽前方的賀弩道:「愣著幹啥?趕緊來啊。」

程皓月:「哦——」

他剛走一步,就見自己兩手空空,於是,忙彎低腰,從地上抽了一把兵工鏟,急忙跟上了大部隊。駐地這邊什麼都不多,但由於要製造陷阱,於是就找軍事基地談判,借出來很多的兵工鏟,加上打劫了敵營一個軍事基地的武器庫,從裡面得到的兵工鏟也挺多的。

因此,駐地這裡啥都缺,就不缺兵工鏟。

程皓月急急跟上賀弩,兩人落在隊伍的最後面,聽著領頭的季柚不斷的鼓勵大家:「天黑路滑,但人心不滑坡,這路就能走踏實。」

程皓月:「……」

聽著怪滑稽的,但細品還有一定的道理。

「勝利最重要的是什麼?是努力!努力可能會失敗,但不努力一定會失敗。」

程皓月:「……」

「別回頭!都給我往前走!只有往前走,才是你邁向勝利的路。」

程皓月握著兵工鏟的手,略微一緊,好懸沒朝著季柚的方向扔出去,然後他一轉頭,發現自己旁邊的賀弩竟然聽得津津有味,一時間,只得滿心無奈的嘆口氣,道:「我們不是來挖野菜的嗎?」

——他不是來聽心靈毒雞湯的啊。

賀弩道:「我們是去挖野菜呀。」

程皓月不待鬆一口氣,下一秒就聽賀弩接著道:「但,挖野菜也不耽誤我們聽季柚同學說話呀。」

程皓月抬手,撫了一下額頭,道:「我就是覺得她有點聒噪。」

賀弩驀地一頓,道:「你可以選擇不聽。」

程皓月一滯。

除了季柚的聲音與大部隊的行走的腳步聲,四周空曠,漆黑的夜色下,只依稀能看到自己身邊同伴的身影,就在這一片雜亂的響聲中,大部隊走出了己方的駐地,且已經行走了一段的距離,雖然天色很黑,視線幾乎看不到1米以外的地方,程皓月按照自己對己方陣營的了解,知道自己一行前進的方嚮應該是東南方,東南方向是5團的管轄範圍,也就是說大家要去5團附近挖野菜?

5團的管轄範圍山多,水多,坡多……這裡的邊境河的水流十分急,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水流沖刷到下游的地方……根本不適合野外作戰啊。

程皓月正有點奇怪,下一秒,就聽原本嘰嘰喳喳的季柚忽然壓低嗓音,道:「全體聽令,停下,所有人都打起精神來,注意不要發出聲音。」

一言出,整個隊伍馬上靜了下來。

程皓月還有點懵圈,他一腳踏空,差點踩到前面男生的腳後跟,頓時一個打滑,好在他也算身姿靈活,及時控住了身體,沒有摔倒。

然後——

程皓月剛站定,就聽季柚道:「兩人一組,一人拉繩,一人攀爬。」

程皓月:「???」

等等!

他們不是來挖野菜的嗎?

怎麼要爬山的樣子。

還有,哪裡來的山?

正當他有點雲里霧裡的時候,就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前方似乎在悄悄搬動什麼似的,然後,程皓月就聽旁邊的賀弩小聲道:「你跟我一組,還是跟別人?」

程皓月有點奇怪,但還是馬上道:「我跟你一組。」

賀弩聞言,壓低嗓音道:「那你別發獃了,給我打起精神來。」語氣裡帶著濃濃的嫌棄之意。

程皓月:「……」

程皓月覺得自己有點冤枉,說:「我沒發獃呀!我……」我一直在找努力的了解情況呀,可是——

大隊伍一點點移動。

程皓月與賀弩也跟著小心翼翼地前進著,到這個時候,程皓月聽到了一絲流水的聲音,他一驚,這才知道自己可能在的位置:「我們這是要渡河?」

賀弩:「嗯。」

程皓月:「!!!」

渡河,也就是說要潛伏到對面去?

對面是哪裡?

是敵營啊。

這!

就挖個野菜而已,跑敵營去?要不要這麼刺激啊?

程皓月深吸了一口氣,感覺有點想暈,但他極力告訴自己要穩住,一定要穩住,別表現得好像沒見過世面一樣,惹得賀弩笑話自己。

然後,他努力握了一下自己的兵工鏟,接著,感受一下自己背後的弓箭,確定殺傷力強的武器還在自己的背上,且箭匣子里的箭矢應該足夠用。

真是的,既然要殺敵,季柚同學幹嘛不明說呢?非得要說去挖野菜,搞得他真以為自己是去挖野菜的,連心態都忍不住跟著鬆懈下來。

隊伍一點點前進。

很快,就輪到了賀弩與程皓月前面的兩個學生,然後,這個時候,兩人才知道渡河不是直接游過去,而是用木筏,一人在己方陣營拉著繩索,另外一人划著木筏渡過河面,河面還有人接應。

因為有繩索拉著,木筏不會被水流給沖走。

大家一起配合著,就這麼偷偷摸摸地潛伏到了敵營的陣地裡面,程皓月摸了摸身上的衣服,發現自己身上半點沒有濕,就連褲腿也沒有沾到水。

他有點處在狀況之外,也顧不得思考,就跟著賀弩,還有季柚的領導,一點點的摸黑前進,敵營這邊的位置與己方5營的地理環境差不多,還有一處山澗。

一行人摸到這裡之後,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停了一下,沒有人發出聲音,直到季柚輕輕打了一個手勢,她往前移動了一下,其他人才跟上。

四周一片漆黑,因為大家藏身的地方是兩座山之間,是一處峽谷地帶,因此背著光,光線也就更加的黑暗了,幾乎已經到了伸手不見五指山的地步。

這個時候,大家全部屏氣凝神,靠著跟隊友之間手拉手,一點點的探索、前進。

四周的環境潮濕、陰暗,還有一絲絲泥土的腥臭味,程皓月感覺腳下踩著的泥土,也是濕濕的,滑滑的,應該是常年不見陽光形成的苔蘚。

一片安靜之中,忽然傳來聲極為清脆的鳥叫之聲。

「咕——」

程皓月心頭一緊,整個人驚了一跳,但他發現旁邊得賀弩一點反應也沒有,於是,也努力平復著心情,告訴自己莫慌,就當自己是來挖野菜的。 古菲菲驚訝的看著面前的李子孝,李子孝本來就有一米八的身高,加上李子孝經常打工的原因臉上的稚氣也變的成熟許多。乍一看李子孝就好像已經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且李子孝的沉著冷靜也將他成熟的一面展現的淋漓盡致。再加上深邃的眸子中閃現出來的淡淡哀傷更是成為了他成熟外表的一絲襯托。

「呵呵,是不是感到很驚訝啊?其實該驚訝的人應該是我,看你的樣子也就是和彤彤差不多,沒想到你竟然比我們都要大。現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了。」

雖然被古菲菲一絲的容貌所震驚,但是李子孝不是那種色-狼,還沒有到看見美女就走不動的地步。

「我……我原本以為你已經二十多歲了,沒想到你會比我小。我只是因為家庭原因,營養跟不上所以才……」

古菲菲揉搓著衣角語氣中帶著羞澀的說道。

李子孝點了點頭,算作是認同了古菲菲的解釋,如果不是因為發育不良的話,這都十九歲了不可能還是十六七歲小姑娘的身材,就算身高沒有達到十九歲的標準,最起碼胸-部應該高高的鼓起來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