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我看,這些人就是沒事閑的,吃飽撐得。」

「還整個舉世伐魔大會,嚇唬誰呢?」

花雲毅面露不屑,看在場這些人,個個都是修行中的高手,可這又有什麼用,各自還不是爭風吃醋?

在茅十八幾人議論時,雷凌卻眉頭緊皺打量著四周人群。

而當雷凌見人群中,除了馬雲飛與慕容家兩兄弟,並沒有其他熟悉的人後,他搖了搖頭剛要收回目光時,突然他看到對面人群中有一身影,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雄墨?」

雷凌吃驚,吸引他的那個人,他竟然是秦園府原先的管家老伯,也就是雷凌口中的『雄墨』。

沒錯。

自從上次,江都城時,雄墨出現替自己哥哥劍塵求情,他再也沒有看到雄墨,也沒有聽說雄墨的消息。

可今天,他竟然在南家伐魔大會上,看到了雄墨的影子?

如今的雄墨,一點樣子都沒有變,還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樣子。

但雄墨的修為,居然已經達到問鼎一重天?

雷凌詫異,雄墨可以在隱藏自己修為,但卻瞞不過他的眼睛。

「真沒有想到,短短几日不見,雄墨竟然已經是問鼎強者?」

「想必,此時的雄墨劍道,理應更加超凡脫俗,興許就連我自己,恐怕都不是雄墨的對手了吧?」

雷凌很少這麼點評一個人,但雄墨就是其中一個。

雄墨劍道造詣超群,當初僅僅靠着自己創造的三式劍招雛形,就可以跟他一決高下。

如今多日不見,當刮目相看,這種人絕對不能小覷。

「是誰?能被你這麼稱讚?」

茅十八皺眉,聽到雷凌在那裏喃喃自語,他神色古怪順着雷凌目光方向看去。

「管家老伯?」

茅十八大吃一驚,看到雄墨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還真的是他?」

花雲毅也注意到,對面雄墨的影子,讓他也不由的驚呼出聲。

可能,因為茅十八與花雲毅的驚呼聲太大,竟然引起對面人群中的雄墨注意。

當雄墨,看到對面人群後方的雷凌幾人時,他神情突然變得有些複雜。他與雷凌對視,最終率先微微點頭示意。

雷凌也向雄墨點了點頭。

噗……!

就在雷凌收回目光之時,獨孤一霸突然被十位問鼎強者合力一擊,震的吐血倒退。

噔噔……!

獨孤一霸敗了,披頭散髮的他,面色蒼白,口中殘留血跡。

「獨孤一霸,你也不過如此?」

「他魔君雷凌,若遇到我們幾人,恐怕不是對手吧?」

石景天,看到獨孤一霸受傷敗下陣來,他面露譏笑,居然拿雷凌諷刺獨孤一霸。

「事實證明,單憑你獨孤一霸一人,根本就對付不了雷凌。」

「依我看,這盟主要不要也沒用,反正還得我們大家齊心協力。」

丁不同面露冷笑,故意樓井下石嘲諷獨孤一霸。

「真是大言不慚!」

「就算你們再強,恐怕也不是魔君雷凌對手。」

「我實力不濟,但不代表他雷凌不行。」

「有種你們去找他雷凌!」

獨孤一霸氣惱。

狠狠咬牙,怒視石景天與丁不同幾人,憤怒而斥。

「笑話!」

「他雷凌若敢來,我們就讓他有來無回。」

「就不勞煩你獨孤一霸操心了?」

馬二炮巍然一笑,看獨孤一霸不甘心的樣子,還敢在他們面前虛張聲勢,輸了就是輸了。

「好大的口氣!」

在馬二炮等十位問鼎大能,諷刺獨孤一霸,也把雷凌給取笑之時,人群後方突然傳來一人的叫喊聲。

「誰?」

「藏頭露尾的鼠輩,哪有你說話的份!」

聽到人群有人插嘴,石景天臉色倏然冰冷,他們幾位問鼎強者說話,當然不允許有螻蟻插嘴。

「笑話!」

「我等為鼠輩,那你們豈不是就是烏合之眾?!」

在石景天怒喝之時,人群後方傳來冷笑,隨之只見眾人臉色倏然大變,因為他們感受到了一股極強魔氣出現。

「是他?!」

南一仙神色大變,頓時弄得他坐立不安站起身來,瞪大眼睛急忙看向人群後方。

隨着身影傳來,只見眾人紛紛退後,後方雷凌帶着茅十八幾人闊步而來。

「魔君雷凌!」

馬二炮看到雷凌之時,雙目猶如噴火。

自己大哥、三弟,都命喪雷凌之手,如今群雄聚集,就是為了對付雷凌這個魔頭,可他雷凌自投羅網,他豈能有放過之理?

「雷凌!」

南飛龍、馬雲飛二人,看到雷凌瞬間,各自面色猙獰,滿滿的殺意,緊握拳頭在剋制自己不要衝動。

「他就是魔君雷凌?」

獨孤一霸有些吃驚,看雷凌年紀輕輕。修為的確在問鼎一重天,只是體內散發的氣息,卻絲毫不弱於自己。

「你看看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

「在人家背後,說雷凌壞話,還什麼、什麼魔君雷凌?」

「道爺就就看不慣你們這些,沒事吃飽撐著的傢伙!」

茅十八昂首挺胸,擺佈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伸手指著面前這些人,毫不客氣的當眾數落。

「放肆!」

「這裏南家,有南前輩在此,輪不到你們在這裏大言不慚!」

「魔君雷凌,人人得而誅之!」

「哼!魔君出現,正好我們也不用去找了,乾脆大傢伙一起出手,直接宰了他便是!」

……

茅十八一番話,可謂惹惱了眾人之怒。

只見,四周眾人拔刀相向,將雷凌幾人團團包圍,都想親手為民除害。

茅十八神色一怔,看這些人動真格的,嚇的他急忙躲在雷凌身後。

李天豹、花雲毅、金不煥、青冥幾人神情緊繃,他們現在可是自投羅網,心裏怎能不緊張?

轟……!

可就眾人劍拔弩張之時,雷凌徒然虎軀一震,體內魔氣砰然暴發離開,靠近的那些人,瞬間被震的吐血倒退。

嘩啦……!

罡風四散開來,感受到雷凌散發的氣息之時,那些不老實的眾人,都被嚇的不敢輕舉妄動。

就連雷凌面前的十七位問鼎強者,個個都是肅然起立,面色凝重看着雷凌沒敢輕舉妄動。

雷凌不屑冷冷一笑,看着對面老臉陰沉的南一仙,他抬手摸了摸鼻子,問道:「南一仙?你我一戰還沒有結束,要不要繼續啊?」

「雷凌!」

「你休要猖狂!」

「如今天下修行者皆在,不需要老夫動手,便能將你碎屍萬段!」

南一仙臉色鐵青,他怎麼可能再跟雷凌單打獨鬥?

吃了一次虧,已經讓他實力消減不少,況且此時的雷凌,明顯比昨夜還要強很多。

「沒錯。」

「何須南前輩動手,我等就可以把你消滅!」

獨孤一霸皺眉,考慮此時是一致對外的時候,自己跨步上前,怒視雷凌做個表率。

馬二炮、石景天、丁不同等十多位問鼎強者,紛紛靠近,將雷凌幾人包圍其中,以做好出手的準備。

唯獨道無涯。

他選擇做一個旁觀者,神情淡定,面無表情的看着雷凌。

「別仗着你們人多,老子就怕你們!」

「識相的,離開乖乖退下,別逼我跟你們翻臉!」

面對眾多問鼎包圍,花雲毅卻火冒三丈,全身赤紅烈火浮現,化為赤焰戰甲,右手虎頭大刀出現。

茅十八、金不煥、青冥、李天豹幾人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面對眾多問鼎強者逼近,各自也做好出手的準備。

嗖!

可雷凌怎麼可能讓自己人勢弱?

只見他一揮手,萬道劍光四散開來,出手極快,劍威頗為霸道。

咚咚……!

十多位問鼎強者,一瞬間被弄得自亂陣腳,紛紛被雷凌的劍氣擊退開來,完全沒辦法靠近分毫。

就算他獨孤一霸,在雷凌無形劍氣下,也是被震的倒退,面露一臉驚容,不由駭然失色。

強!

如今的雷凌實力,早就刷新了眾人的認知。

只要雷凌出手,在場者誰與爭鋒?

「無量天尊!」

「雷凌小友何必動怒?」

就在雷凌劍氣縱橫,讓眾多問鼎束手無策,甚至已有人受傷之際,道無涯右手拂塵一揮,輕鬆化解眼前威力。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時間過得很快。

一轉眼,就到了下午。

該回來的人,基本上,都已經回到李家大院里。

李孝義老爺子,坐在輪椅上。

李孝義的小女兒,李國華推著輪椅,緩緩走進李家的議事大廳。

這時,李家的所有骨幹成員,都聚齊在這裡。

看見李孝義進來,李孝義的大兒子李國明,二兒子李國柱,小兒子李國章。

還有李孝義的大女兒李國紅,以及他們的妻子,丈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