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是啊,我聽說她突然去神界,是因為要救人,至於是救誰那就不得而知了,總之肯定是成功了的,不然她不會回來!」

「她究竟是憑什麼……」有人聽到這個話,久久回不過神來,他們看著半空中那個雙眼緊閉,卻沒有絲毫影響她氣勢的人。

大家神色都十分複雜!

而更加複雜的,是奚淺的家人,他們都知道,奚淺去神界,是為了自己的祖母!

而現在千山月好端端的坐在這裡,已經是低品大仙尊的修為,可想而知,奚淺肯定是成功了的。

鳳輕舞看了一下奚淺,然後重重的嘆了口氣,「雖然早就認清了這個事實,但還是想說一句,我們和她的差距,不是一般大!」

這差距,除了在天賦,還有氣運,除了這兩個之外,還有勇氣和大膽!

他們膽子都沒奚淺大,也沒她那般豁的出去!

他們這些人中,有大部分都受過她的救命之恩,可以說,如果沒有她的話,他們很多人早就沒了命。

首當其衝的,就是她和小六!

玉晚煙看著天空中的奚淺,眼神驕傲又酸澀,她們是比不上淺淺,但是他們卻從來都不會嫉妒,只會心疼淺淺這些年經歷的。

如果他們是淺淺,肯定早就沒命了!

鳳華傾更是驕傲和心酸並存,明雲霄緊緊的拉著她的手,大家的眼神都落在空中!

就是在這個時候,奚淺突然間唰的一下睜開了眼睛,她站了起來,立在空中,看了一下遠處天空中的異象,然後眼神落在下方的眾人身上,最後看著自己的親人,眼裡溢滿了笑意。

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也沒和親人說話,拿出了一些布置陣法所需要的東西,開始布陣!

雖然她哥九天神雷有淵源,但在這種重要的關頭,九天神雷根本就不會對她放水。

只是比起其他的那些以殺證道的修士,她最後落下的那道雷劫又會輕許多,那道雷劫,是洗刷一個人身上的業障之力。

以殺證道的劍修,大部分都會湮滅在最後一道雷劫之下,但奚淺不會,就算她沒有九天神雷,也不會。

因為她有紅蓮業火,有紅蓮業火在,她從來就沒有所謂的業障之力,也沒有背負因果!

就跑當時會有,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被紅蓮業火吞噬!

她專心致志的布置雷劫,動作漫不經心,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眉頭都沒動一下,看起來有些詭異。

天空中的雷雲已經凝聚到了臨界點,所有人都下意識的繃緊了心神,這不是替她擔心,只是看到這樣的雷劫,大家下意識的就恐懼!

奚淺把最後一塊晶石扔到陣法里,抬頭看了一下已經在頭頂凝結起來的雷雲,淡淡的挑眉,眼裡帶了一些笑意,更多的,是無邊無際的戰意!

其實每次飛升雷劫,也是一次她和九天神雷的對抗與磨合,她知道,這是最後一次了,這次過後,她和九天神雷就會徹底融合,她控制九天神雷就會更加的得心應手!

不過,不知為何,奚淺這樣想的時候,就有些心神不寧,她從來就不懷疑自己的預感,她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一下。

在心裡呼喚了一下幽熒,「等下我渡雷劫的時候,可能會出現變故,幽熒,你幫我注意一下。」

幽熒早就恢復了許多神界的記憶,只有剩下略小的一部分,這部分可能到了神界就會全部想起來,奚淺這麼一說,她就知道奚淺的意思。

「你是懷疑紫煙那個女人會過來搞破壞?」

奚淺嗯了一聲,「她最在意的,就是我控制九天神雷的天賦了能力,她的目的也是在於次,恐怕她不會錯過這最後一次機會!」

奚淺的臉色有一瞬間的凜冽!

你幽熒也是心神一震,她知道現在如果紫煙來,能抵擋的酒只有自己而已,所以她滿面寒霜的開口,「你放心,我一定會注意的,你就安心對抗雷劫!」

有幽熒在,奚淺也放心些,就算是紫煙親自下來,那也會受到天道的壓制,而幽熒現在已經超脫了仙界,能和紫煙暫時有一戰之力!

她們的交流並沒有人知道,大家也沒發現奚淺臉色那一瞬間的變化。

但是這些人中,不包括奚淺的爹娘!

鳳華傾和明雲霄臉色冷了冷,淺淺肯定是預感到了要有不好的事情,不然剛才她的臉色就不會那樣!

兩人對視一眼,隨即又無奈的看著天空中的女兒,希望女兒一切平安!

轟隆!

毫無預兆,第一道天雷落下來,奚淺本來就能掌握九天神雷,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大致分為三個階段,最開始的二十三道九天神雷,一般不會對人造成太大的傷害,基本就不會有人抗不過去。

她漫不經心的和九天神雷對抗,神雷落下之後,她就納入到了經脈里,所有人哪怕知道她能控制九天神雷,但看到她徒手控雷的一幕,還是忍不住嘴角抽搐。

不過大家都不知道,第一道雷劫落下之後,奚淺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她神色冷凝,抬頭看著正準備降下第二道雷劫的雷雲,面如寒霜!

不知為何,降落到了一半的九天神雷幾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然後就劈歪了!

擦著奚淺的耳邊落下來!

這一幕更加的詭異,所有人心裡都滯了滯,怎麼九天神雷也會劈歪了嗎?

九天神雷到了明奚淺這裡,就像是一個假的九天神雷,洛雲音飛升的時候它劈錯人,落到了明奚淺的頭頂,這下到明奚淺飛升了,它倒好,雖然沒劈錯人,卻直接劈歪了!

別說其他人了,就是幽熒都有些詫異!

不過下一刻,她的眉頭就蹙了起來,她環視了一下四周,在心裡冷哼了一聲!

而奚淺也深吸了一口氣,她把顫抖的手縮到了袖子里,準備迎接第三道雷劫!

可能是第二道雷劫劈歪了,第三道雷劫落下來的時候有些氣急敗壞的感覺!

。 五點半章節恢復正常。已訂閱的不會重複訂閱,請多支持正版。

作者就靠訂閱吃飯,這個真的很重要。

「她真覺得這樣就可以拿着我的名聲為所欲為么?」

上次想要利用項北飛的名聲賺錢的人,已經被他給收拾了。

這次又想着不和他商量,就自作主張讓他當出頭羊,分明就是故意要把他推到枱面上來。

聯盟之所以要讓他這樣一位天才曝光,其實用意很明顯。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項北飛是駱老帶出來的!

駱老和聯盟那邊關係並不好,聯盟的人甚至還很忌憚駱老,因為他們壓不住這樣一個不聽聯盟命令的SR級覺醒者,擔心駱老在梁州大學培養自己的勢力。

而出了項北飛這樣一個天才,更是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威脅!

所以他們才要對項北飛下手!

正常人只要被曝光了,就很難低調下去,走到哪裏就會被人關注到哪裏。

他們這樣曝光項北飛,等於是強行讓項北飛站到聯盟那邊去,讓項北飛被全九州的人監視着,這樣一來,項北飛幾乎就沒有辦法暗中來和聯盟作對,他一舉一動都在聯盟的眼皮底下。

到後面聯盟怎麼安排,項北飛就得怎麼配合。

在聯盟那邊看來,項北飛會成為一枚反過來牽制駱老的棋子,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孤立駱老,監視駱老,削弱駱老的影響力。

可是慕依晴不會真以為自己會乖乖就範,按照她的想法來行事?

「成為N級覺醒者的標桿,那就意味着主動權在我手上了。」

項北飛

他的名字,是離開枯萎林的辦法?

巧合?

還是……

項北飛感覺很不真實。

他那個失蹤許久素未謀面的父親,給他取名的時候,按理說當時的他還只是個嬰兒,怎麼就這麼確定自己會遇到尤蒙的?

他只是隨口一提就把自己兒子的名字給取好了?

能認真點取名嗎!

這個SSR級的系統覺醒者擁有制定規矩的能力,四周但凡守規矩的人或是事,都會給她增加系統值,而她按照已經制定的規矩辦事,也可以增加系統值。

簡而言之,只要一個地方有規矩,她就能變強。

若是不守規矩的人,在她面前,都無所遁形。

項北飛看着慕依晴的系統日誌,上面羅列了一大堆關於她處理規矩的事情,其中有一條寫着:

【你制定了《九州關於SR人才選用規劃制度》的方案,該方案已獲得聯盟規劃部長官朱毅濟審批,發佈成為一項規矩,當前有2546人遵守該規矩,你的規矩值+2546】

九州聯盟的規劃部,是負責制定並修正聯盟各方各面的制度,用來管理整個聯盟的方方面面,規劃九州的發展。

簡單來說,身為UR級的朱毅濟,就是來定規矩的。

項北飛現在才知道朱毅濟在聯盟里的職位。

定規矩的,帶頭破壞規矩,把自己的孫子從監獄里給撈出來,還真是神奇。

如此說來慕依晴也是屬於朱毅濟的人。

就是不知道她是否參與了本該被定死刑的朱心覺改頭換面重生離開監獄的事情。

項北飛很快就看到在九月份的一個系統日誌:

【你修訂了關於SR覺醒者申請保釋條例,該規矩目前僅對一人生效,你的規矩值+1】

「看來基本沒跑了。」

項北飛微微皺起眉頭。

她的系統,但凡是自己修訂的規矩,能夠約束到多少人,基本就會加多少的規矩值。

比如上次她參與修訂了一個關於九州學生錄用制度,這個制度直接對九州五百萬的高考生效,她的系統值,直接加了500萬!

按理說,慕依晴有這個系統,應該遵守各種規矩才對。

可是項北飛很快又想到。

什麼是規矩?

規矩,本來就是人定的而已。既然是人定的,自然也能夠人為修改。

修改後的規矩,仍然是規矩,依舊符合她的系統判定。

所以只要她在聯盟里站得越高,那麼就越容易把規矩都握在自己手裏,那麼【言靈規矩系統】所謂的按規矩辦事就變強,其實等於是隨心所欲行事了。

要不然怎麼說SSR級的系統如此強大呢?

——

「我們兩所學校在枯萎林里互相照應,聯手躲過了危險。」項北飛說着,又看着任江海,道:「我們路上還遇到你們青州大學的一位學生,你儘管問他。」

「是,我們差點就栽了,是項北飛他們救了我,後來我們又連續遇到其他學校團隊,警告他們有危險,但是他們並不信任我們,只有雍州大學的團隊跟了過來。」

唐河把事情的經過詳細地說了出來,包括他們怎麼和兗州大學起衝突,再到如何遇到施人美,如何看見遺貌鬼須,如何被追殺,被梁州團隊救治……

任江海聽完,眉頭也是皺得很深。

但是唐河一站出來,他也只能作罷。

畢竟唐河,乃是他們青州大學的學生,項北飛於情於理都

「你們十一個人,都」

項北飛沒有再出聲詢問,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唐河。

唐河是個正常人,這點不會搞錯,因為他身上有系統界面,系統還在飛快地跳動着。他的【破軍眼系統】是一種偵查類的系統,並且還可以迅速地看到對手的弱點,通過弱點來擊潰對手。

目前他的系統日誌里都顯示得很正常,這點瞞不過項北飛的眼睛。

但是,令項北飛感到奇怪的地方在於——

這個傢伙,不知道為什麼身上似有若無地夾雜了一絲遺貌鬼須的氣息!

是因為遭遇遺貌鬼須襲擊,所以殘留了這些氣息嗎?

這幾個人一出現,氣氛頓時就不對了。

陳百聞,於洪波,朱心覺!

是兗州大學的團隊!

沒想到他們竟然也出現在這裏!

朱心覺一眼就看見了人群里的項北飛,心忽然漏跳了一拍,隨後眼底露出了怨恨的神色,但他很快又把這絲怨恨收斂起來。

因為目前他們和青州大學的聯手已經破裂,沒有辦法聯手對付項北飛。

於洪波和陳百聞兩人看見項北飛的時候,也是微微吃了一驚!兩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因為就在昨天,他們還想着和青州大學聯手去對付項北飛,結果後面項北飛沒有找到,反而是青州大學的侯成武給死了。

他們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在這個地方遇見項北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