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裏有着9317家研究所,是這裏有着像北美電力公司那樣各種各樣的資本駐紮。」

「時至今日。」

「在他們看來,跟我們合作也不過是施捨,所謂的技術支持,對於他們所掌握的科技來說,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他們甚至不擔心李和佔領這座城市。」

「因為。」

「在無禁者聯盟看來,我們這些棋子不過是罪惡之都生態的一部分,是可以隨意捨棄的,但那些研究所和水電等命脈產業,卻是無禁者聯盟掌控這座城市的必須。」

「李和拿不走這些產業。」

「因為,無禁者聯盟不會允許。」

一切資產都是虛的,只有落實的技術和人才才是真實,這是資本的核心,不曾掌握這些核心,他們永遠都只是給資本打工的棋子而已,坐不上棋手的位置。

所以。

韋天鴻不僅僅想在這次的新春大戰中成為聖人,更想掌握這些資本的核心,坐上棋手的位置!

走到今天,陳天問也醒悟了。

或者說,他們早就知道這些,只是不曾去想過而已,想了也是白想,徒增煩惱,如今,似乎可以去想一想了……

「那,大哥,我們該怎麼辦?」

「要對那些研究所下手么?」

陳天問有些緊張,因為,一些東西即便拿到了,沒有力量去守護,那就只是災難,所以,他們很想伸手,但不敢。

韋天鴻看着面前的一盞油燈,看着跳動的燈火。

說道:「9317家研究所並不屬於某一個勢力,即便是奧林匹斯,他們直接擁有的研究所也不會超過千家,那是整個階層的財富結晶。」

「無禁者聯盟有為它們提供安全的義務。」

「但。」

「對方也絕不會輕信無禁者聯盟,真正的技術資料和數據肯定不會儲存在研究所裏面,那裏,只會有當前研究的技術資料罷了。」

「所以。」

「真正的財富……是人。」

商業區的五十萬常駐人口是不計算這些研究所的人員的,從研究到安保,這裏面大概百萬人從來不曾參與過罪惡之都的任何活動。

甚至於,他們很少來到地面……

為何北美電力公司控制核電站給下城區斷電,然後電價飛漲數百倍上千倍,大肆收割韭菜撈錢,而他們新聯合只能幹看着,甚至沒有去控制核電站?

因為核電站在地下……

在罪惡之都商業區的地下,有着一個地下城,那才是這座城市的精華所在,也是無禁者聯盟真正掌控的區域。

陳天問疑惑道:「所以,我們要劫持那些人?」

韋天鴻微微一笑。

他看着難民營的方向,輕笑道:「不是我們,是李和,他一定會去做的,至少,屬於奧林匹斯的那一部分,他會搶個精光。」

「而我們……」

「胃口沒那麼大,撿撿漏就可以。」

「newmoney變成oldmoney就在這一步了。」

。璇風瓑浼氬啀璇..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病發了

埃索知道顧兮兮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安靜,所以他將一些果蔬放在了她的手邊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顧兮兮拿着遙控器,百無聊賴的準備換台。

這個時候電視機正停在洛杉磯新聞台。

主持人的聲音很清脆,墨錦城的名字突然出現在他的口中。

一聽到這個名字,顧兮兮突然覺得全身僵硬,甚至連換台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身體僵直的坐着,目光死死的停留在電視機的屏幕上,根本就無法離開。

記者播報的內容,每一個字都緊緊的抓住了她敏銳的神經:

「相信對於這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墨氏集團總裁囚禁虐待年輕少女的事情,大家都有所耳聞,昨天我們聯繫到了一位神秘的知情者,他的爆料讓人十分震驚。」

「當年,年輕的女孩被囚禁虐待了三個月,除此之外,他還經常混跡於M國的黑市,參與了不少非常殘酷的暴行。」

「就在兩天之前,墨氏集團的總裁墨錦城親自攜帶有關的視頻佐證,向洛杉磯警方自首。」

「當時的診斷證明可以顯示,當初在囚禁少女的那三個月里,他是非常非常的殘暴的,而且具有很強的反社會的人格。」

「我們的記者在探訪洛杉磯監獄的時候,有幸拍到了墨氏集團總裁墨錦城的一些片段。」

「也許是因為這位暴戾的總裁突然良心發現,竟然在短短兩日的時間之內,所有的黑髮都變成了白髮。」

「聽說他身體非常的虛弱,而且我們將畫面放大后可以看得很清楚,墨錦城的手臂還有他的脖子的位置,似乎有很奇怪的紋身。」

「不知道那奇怪的紋身預示着什麼,不過通過警察透露,墨錦城現在的身體狀況非常的差,那麼高大的一個男人,現在進食量只有一個七八歲孩子的水平。」

「警方又安排了醫生進去給他做檢查,但是都被他拒絕了,裏面的警察推測,這有可能是他自我反省時的一種自虐狀態。」

「可如果繼續這樣持續下去,他身體的能量應該很快就會被耗盡,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二審開庭,或許他現在就已經撐不下去了。」

埃索在聽到這一番新聞播報之後,臉色頓瞬間大變。

他連忙沖了過來,一把拔掉了電視機的電源。

「顧小姐,你沒事吧?」

顧兮兮現在的身體狀況本來就不好,這個時候聽到墨錦城的名字難免會情緒激動。

他生怕之前醫生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功虧一簣。

誰知道顧兮兮只是僵直的坐在那裏,很久很久以後似乎才反應過來。

「埃索,他是不是快死了?」

埃索知到,顧兮兮嘴裏的那個「他」指的就是墨錦城。

她在洛杉磯待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也打聽到了一些關於墨錦城的消息。

再加上剛剛顧兮兮已經聽到了新聞播報,想隱瞞只怕也隱瞞不了多久。

「就像是洛杉磯新聞裏面說的那樣,墨錦城他一夜白頭,自己去洛杉磯警局自首了。」

「我聽杜薇薇他們說,他的情況不太好,而且好像又病發了。」

聽到「病發了」幾個字,顧兮兮忍不住攥緊了粉拳。

她是一個醫生,同樣也是墨錦城的女人,自然知道他的那個怪病將會帶來多麼惡劣的後果。

如果不能及時醫治的話,他可能會在白蟻噬心的那種痛苦之中慘烈的死去。

她也很清楚,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救墨錦城的就只有他自己。

可是,當年如果不是墨錦城,她的生活絕對不會如此的凄涼。

她也不會經歷那樣非人的對待。

埃索似乎是看穿了顧兮兮的糾結和焦慮。

他試探性的開口詢問:

「兮兮,你想救他嗎?」

顧兮兮沉默著沒有說話,因為這個答案她自己都不知道。

埃索沒有再繼續追問,轉身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了。

飛機繼續向前飛行,顧兮兮扭頭看向了窗外那一片白茫茫的雲海。

她目光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要是飛機離開了M國,再想調頭還要經過很多的手續和申請。

眼看着飛機就要跨越國境,這個時候顧兮兮突然開口:

「埃索,我要回洛杉磯。」

埃索詫異的扭頭看向了她:

「兮兮,你真的打算去救他?」

顧兮兮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埃索知道,他們兩個人感情糾葛實在是太深了,所以也沒有再繼續追問。

他起身走向了機艙,跟裏面的機長短暫的對話之後,果然飛機立刻開始減速。

隨即調轉方向,朝着洛杉磯折返了回去。

在經歷了短暫的半個小時的飛行之後,飛機穩穩的落回到了地上。

只不過他們兩個人前腳剛剛下車,甚至還沒來得及走出機場的候機室,就看到一群身穿制服,金髮碧眼的工作人員,面色冷酷地朝着他們走了過來。

「顧小姐,我們是國際法庭的工作人員。根據我們所得到的線報,四年前被囚禁傷害的人就是你,所以按照慣例,我們想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做一些具體的筆錄。」

埃索一聽到這話,臉色頓時一變。

他側身擋在了顧兮兮的前面:

「不好意思,出於對受害人的保護,我們有權拒絕你們的要求。」

「這位先生,您稍微放鬆一點。就像您剛才說的,等到國際法庭二審的時候,我們只會出具她的語音證詞。她的形象絕對不會公之於眾,這是出於對受害者的保護。」

解釋完了之後,工作人員看向了顧兮兮。

「顧小姐,我相信你也不願意讓兇手逍遙法外,對吧?他四年前可以那樣對待你,如果不將他繩之以法的話,說不定四年後他也會用同樣的手段對待其他的女性,您說呢?」

顧兮兮頭腦冷靜,她環顧四周,竟然在機場的暗處發現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那躲在角落裏的人不是李處又是誰?

原來李處竟然一直在跟蹤他們啊!

突然之間,顧兮兮覺得厲司景要求留在秦仲馳身邊,說要處理私事,只怕沒有那麼簡單。

如果自己不跟國際法庭的工作人員走的話,極有可能還會重新落入秦仲馳那些人的手中。

文學網 這一戰在張合偷襲斬殺一名築基修士,翁山又趁機斬殺一人之後,戰局很快就得到扭轉。

志遠男爵一人拖住兩名築基修士,張合在旁偷襲配合翁山又一次成功斬殺一人。

只片刻功夫,五名築基已去其三,餘下的兩人見勢不妙,那裏還敢戀戰,轉身就逃。

留下的練氣修士除了幾個傻乎乎的還在拚命,其餘的也都一窩蜂地跑了。

這一次的戰鬥前後不到一刻鐘,就此結束。

但這短短時間裏,他們這支3000多人的軍隊,已經只剩下1000人左右。

減少的人口只有一兩百人是被斬殺,其餘人戰鬥才剛開始就逃了。

現在還剩下的只有志遠男爵手下的1000人,他們家徵召的民夫也逃掉了。

以及黑水軍,和黑水軍的民夫沒有逃。

黑水軍此次帶來干雜活的民夫,都是經過長期訓練的民兵,組織紀律可比那些雜牌軍強多了。

除了兵員潰散,翁山帶來的練氣修士也死也好幾個。

另外志遠男爵的實力在同階修士中,似乎並不怎麼強,在被兩名築基修士圍攻中,只能勉強支撐,短短時間便已經受了重傷。

「此地不宜久留,快速打掃戰場離開。」

翁山大喝一聲,他已經走向被他斬殺的築基修士。

所謂打掃戰場,主要就是收拾戰利品。

一般修仙者身上至少也會攜帶幾件寶物。

甚至有些人出於對他人的不信任,會將重要物品都帶在身上,反正只要自己活着寶物不會落入他人之手,如果意外死亡,那就無所謂了。

張合這時也向紅臉修士的屍體走去。

伸手探進屍體懷裏,裏面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