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唯一的願望便是,貝瑤永遠的陪在自己身邊。

易瑾爵手中的力度突然加大,猛地一拽,將貝瑤從桌子的那邊拽了過來。

貝瑤一時沒反應過來,那雙栗色的雙眸就像是受驚的小動物一般,她雙腿跪在桌子上,桌子上擺放的餐具噼里啪啦掉落一地。

貝瑤兩隻手撐著易瑾爵的肩膀,那張精緻的面容上,此時多少帶着幾分吃驚。

易瑾爵雙眸里染上星辰。

貝瑤的臉離他的臉僅僅只有兩厘米的距離,她身上獨特的體香,向著易瑾爵鼻子裏鑽,香味充斥着他的腦袋,讓他根本無暇去思考其他。

他腦子裏面只有貝瑤。

易瑾爵目光灼灼的盯着貝瑤的朱唇,她唇瓣勾勒出一個完美的弧度,一看就非常適合接吻。

他突然覺得自己嗓子有些干癢,急切的需要點什麼。

他就像是餓了三天三夜的雄獅,突然看到食物一樣,貝瑤下意識的察覺到危險,想要抽身的時候,已經來不及。

易瑾爵突然抬頭,他的唇吻捕捉到貝瑤那雙誘人的粉色薄唇。

易瑾爵用舌尖霸道的抵開貝瑤的貝齒,舌頭像是攻略城池一般,將她口腔里的每一處都掃蕩的乾乾淨淨。

他的吻,就像是突然來的狂風暴雨一樣,貝瑤的倔脾氣上來,像是試圖和易瑾爵爭奪主動權一樣,兩隻手環上他的脖頸,主動伸出舌頭和他的舌尖纏繞。

易瑾爵神色一暗,抱着貝瑤腰身的手微微收緊。

兩個人就像是將軍一樣。

誰也不讓誰。

這場對弈,最終還是易瑾爵佔據上風,貝瑤的力氣漸漸消耗殆盡,她整個人就像是一葉扁舟一般,攀附在他的身上。

心愛之人的示弱,沒有那個男人能夠抵抗,易瑾爵的吻也慢慢變得溫柔,貝瑤抬起頭,迎合著他的吻。

包間里的空氣升溫。

兩人之間的溫度也漸漸上升。

易瑾爵的雙手,像是蛇一樣,緩緩的滑如貝瑤的衣服,帶着粗繭的手,輕輕摩擦着她光滑的後背。

門口突然的敲門聲,讓貝瑤回過神。

她兩隻手抵著易瑾爵的胸膛,推了推他,示意他鬆開。

易瑾爵眼神一暗,最終還是放開了貝瑤,兩人中間拉下一道曖昧的銀絲。

貝瑤喘著粗氣,跪坐在桌子上,桌子上的東西,早就可憐的摔了一地,這副任人揉搓的模樣,使得易瑾爵眼中的溫度加深,他啞著聲音讓外面的人離開。

外面敲門人敲門的動作微微一頓,接着恭敬的離開。

貝瑤緩了一會兒,氣息穩定下來,看着地上的狼藉,捂着眼睛,臉上罕見的出現了尷尬。

「都怪你,現在怎麼辦。」

桌子上的陶瓷擺件摔在地上已經碎成了八瓣,拼都拼不起來,她只慶幸剛剛是服務員,若是閆一舟或者是宋吱吱回來,那貝瑤真的就是沒臉見人了。

更別提筷架那些。

桌布上面的褶皺,似乎無聲的昭示了剛剛包間裏面異常激烈的場景。

易瑾爵安撫道,「別擔心,反正沒人知道,宋吱吱和閆一舟離開那麼長時間還沒有回來,你去看看怎麼回事,至於這裏的,我來處理。」

你來處理?你怎麼處理?

最後還不是交給服務員處理?

那明眼人還不是一眼便知道發生了什麼?貝瑤無奈的扶了扶額頭,自己今天真的是不應該過來吃飯,流年不利。

不過易瑾爵說的沒錯,閆一舟和宋吱吱兩個人離開怎麼這個時間還沒有回來,還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吧,她清澈的雙眸里,閃過一抹擔憂,最終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自己褶皺的衣服,將現場的爛攤子都扔給他。

「我去看看宋吱吱他們,咳咳,這裏你趕緊處理一下。」貝瑤說完,掩耳盜鈴一般的離開了現場。

在貝瑤離開以後,易瑾爵苦笑一聲,低着頭看着自己還異常激動的下腹,深呼一口氣,試圖將心裏的燥熱壓下去,他腦海里還一遍遍的浮現出貝瑤滿眼春光,嬌媚的模樣。

只回憶那一幕,就讓他剛剛平息下的燥熱再次升了上來。

。蘇晨一臉無奈的從蘇日安的院子中走了出去,看了看天上熱辣辣的太陽,心中只能為蘇天道他們那一脈的小輩祈禱了。

命令很快的吩咐下去,得到消息的蘇天道一脈的小輩們,頓時炸鍋了,這還帶針對的啊。

至於其他的小輩,自然是無所謂,甚至有一些自己覺得實力不錯的小輩,還暗暗驚喜,這傳出來的消息,可是說這些扣下的資源,是在最後年末比拼作為獎勵加上去的。

這對那些實力不錯的人來說,那能夠獲得的也會更多,自然是更加……

《圖騰甲》第159章二女到來 傅燕瑩自小生長在民間,有着不被束縛的性子。這段時間在雲太妃身邊謹小慎微,讓她很是不適應。

現在有了宮傾雪這句話,她也沒有遮掩,而是轉頭看向了南初月:「寧王妃,近日君耀寒頻繁出入雲太妃的宮中,一直在討論噬心蠱的事情。」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眉頭皺了起來,看向南初月的眼神里充滿了擔憂。

南初月眼角的餘光觀察了一下宮傾雪,發現她並沒有注意到傅燕瑩的眼神,才開口說道:「看樣子,他們這是準備下蠱?就是不知道是準備對誰下手?」

傅燕瑩明白她的心思,也沒有繼續深入的說這一問題:「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他們最近一直在密謀。不僅要下蠱,怕是還要進行兵變。」

「兵變?」宮傾雪一直沒有什麼變化的臉,終於出現了些許的不安,「他不會在這時候進行逼宮吧?」

縱然說的輕鬆,不在乎未來是否會母儀天下,只想和太子攜手一生。

但是誰不知道,一旦君耀寒登基,那麼等待君莫離和宮傾雪的就是九死一生。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怎麼會不慌?

南初月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太子妃放心,王爺現在雖然稱病在家休養,但是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若是君耀寒膽敢做什麼不該做的動作,定然會將其拿下。另外……」

她的眉頭輕輕地皺起:「無論是君耀寒還是雲太妃,都不是莽撞之人。現在軍權還在王爺手裏,他們自然是不會輕易作亂。必然會在一擊必中的情況下動手,怕是這噬心蠱是為王爺準備的。」

兀自嘆了一口氣之後,她話鋒一轉:「聽聞這世間唯有龍血鱗能解噬心蠱之毒,不知道太子妃可知道哪裏能尋得龍血鱗?若是提起取得,也算是上個雙保險。」

宮傾雪本來就不怎麼好看的神色,似乎又難看了幾分。

她壓低聲音將龍血鱗的事情對着南初月和傅燕瑩說了一番,和君北齊說的沒有什麼差別。只是關於那兩片龍血鱗究竟有沒有被服下的事情,宮傾雪也不知道。

「哎,」南初月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看來,必須得小心了,否則就是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那也未必。」

宮傾雪話聲一落,南初月和傅燕瑩的視線都落在她身上。

她自覺方才行為有些唐突的笑了笑:「這龍血鱗是稀世珍寶,他們當初只是想拿到手裏,怎麼可能真的用了?本宮猜想,這東西應該在君耀寒手裏。或許,我們還是可以想辦法拿到。」

「太子妃所言極是,只是君耀寒防備心很重,我們完全不知道東西藏在哪裏,想竊取怕是不容易的事情吧?」南初月詢問。

「如果是雲太妃有什麼事情嗯?」

南初月眼睛一亮,剛想繼續詢問什麼,宮傾雪突然說道:「坐了太久,這肚子裏有些不適了。本宮起身走走,寧王妃和傅姑娘在這裏聊聊吧。」

說完這句話,也不給她們開口的機會,她就起身走了出去。

待她離開之後,傅燕瑩就心直口快的說出了心裏的想法:「這太子妃真的是一點風險都不想擔,明明她提出讓我們對雲太妃下手,卻又選在這時候離開,是要將自己撇得乾乾淨淨的。」

南初月微微一笑,對於這一點倒是不在意:「她現在身懷六甲,難免會想的多一點。何況,他們表面上盡享榮華,卻受到了諸多的限制,戒備之心重了點也是正常的。」

「可是為這樣的人辦事,就讓人不那麼安心了。」

是啊,南初月的心裏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將來若是將君莫離扶上位,也要叮囑君北齊及時激流勇提,這太子和太子妃二人未必不會做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

她將這件事暗暗記在心裏,卻沒有繼續這一話題:「還是說一些重點吧,你最近在雲太妃身邊有打探到什麼特別的消息嗎?」

「特別的,倒是算不上。只是這雲太妃有個很特別的習慣,特別的讓人意外。」

「什麼?」

「她不管去哪裏,都不許轎攆經過風華宮。」傅燕瑩說話間,聲音不自覺的又壓低了幾分,「經過查探,那風華宮是之前寧王生母之前的寢宮。」

「自她亡故之後,寢宮就被封了,不許任何人進去就罷了,在宮裏算不得什麼。但是雲太妃即使去旁邊的宮殿,也定然讓人繞路,斷斷不會經過。」

說話間,二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她們都是心思通透之人,一個人怎麼會非要繞遠路不可?

若是二十年前,先帝還在,或許可以理解為是為了博取先帝的注意。

現在先帝早已亡故,雲太妃沒有給任何人表現的必要,那麼這個行為必然是和她自身有關,還真的是讓人好奇。

南初月眼珠子轉了轉:「對這件事,我會小心查探。另外,關於君耀寒的事情,你就沒有打聽出來什麼嗎?」

一聽這話,傅燕瑩的一張臉都變得有些扭曲了:「寧王妃,這個君耀寒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不僅做起了賣官鬻爵的事情,還在宮闈里調戲宮女。說他是禍亂宮闈,也不屈了他!」

關於君耀寒好色這件事,南初月算不得特別的了解。

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那裏,身邊多有幾個姬妾算不得什麼。再加上翰王君耀軒的對比,關於好色這件事上真的是想不到君耀寒的頭上。

着實沒有想到,他竟然將手伸到了皇宮裏,這是直接打皇帝的臉!

南初月的眼睛眯了起來,輕聲說道:「那你了解過和他有關係的宮女嗎?可是死心塌地願意跟着他的?」

「他的身份擺在那裏,自然是優容願意跟他在一起。但是不少是被人脅迫的,對他也是恨之入骨。」

「這些人,你都要或多或少的打點好。有朝一日,或許她們就是扳倒君耀寒的助力。」

「有可能嗎?」

她微微一笑:「當然有可能,螞蟻多了,也是會咬人的。」

。嗡——

面對泰坦和白鶴的攻擊,原本還有所保留的千仞雪,這下子也爆發出了全力,解除了身上的偽裝。

原本偽裝而成的天鵝武魂,金光炸開,充滿聖潔光芒的天使武魂就從千仞雪的背後凝聚而成。

還有千仞雪的樣子,也不再是太子雪清河的模樣,而是恢復成女裝千仞雪原來的模樣了。

《人在斗羅,我把藍銀皇吃了》第154章女裝千仞雪 果然,姜學長給雙方介紹了后,高律師笑得眼角褶子都多出幾條,「周姑娘,能到您手下做事,是高某三生有幸。」

「客氣了,不管你說的有多好,我只看你的行動。」

「放心吧!保證不會令周姑娘失望的。」他可不像方正華那麼傻,對自己的妻女了解不夠,這麼好的工作就這麼丟失了。

整個京城的律師業里,在知道方正華被周姑娘請來做事了后,羨慕嫉妒的太多了,尤其把方正華擠兌走的那位律師,更是後悔的無以復加,還被那事務所的所長給批評了一頓,因為那人的個人行為抹黑了事務所,令事務所業績直線下滑,客源流失很多。

周姑娘這邊雖然沒有晉陞空間,可有舒適的工作環境和高薪啊!同時還受上頭人的關注,可以說,這邊每發生一件大事,京城高層的圈內就沒有不知道的,眾人的眼睛都盯着這邊。

特別是知道周姑娘又拿下了大片地皮,折騰什麼養生遊樂園后,賭局都設下來,只賣兩種,一是爆滿,一是門羅可雀,當然,買爆滿的百分之八十。

在知道方正華被妻女拖累的離職后,整個律師業都蠢蠢欲動,尤其是那些覺得自己沒有晉陞的機會的人,更期盼能被周姑娘選中。

誰知道卻是由姜衛華挑選,姜衛華的要求是年輕點的也無所謂,關鍵是要外籍戶口,人品要正,別把眼睛安在頭頂上。

他年齡雖然大,可他別的條件符合呀!託了好幾個同行幫忙,才在姜衛華這裏露面,用了些計謀才入了姜衛華的眼。

姜衛華聽的一愣一愣的,高律師不是說沒有人會願意從大城市到小地方工作的嗎?高律師不是在自己的勸說下,勉為其難的過來的嗎?

高明輝見姜衛華的表情微變,立刻跟他道歉,「姜先生,是我太想來這邊做事了,所以動用了一點點的計謀,請姜先生原諒。」

原來是他上當了,臉色難看的姜衛華看向外甥女,周想點點頭,「留下來試試吧!不過,若有外心,那……」

「不敢不敢,」高律師連連搖頭,趕緊把京城律師業內的反應跟兩人說了一下。

姜衛華的臉色才好一些,原來外甥女這邊的工作是大家公認的香餑餑啊!他本人對律師業不熟,這個高律師還是經過七拐八彎的朋友認識的呢!他還以為是瞌睡來了枕頭,沒料到卻是別人設計好的。

凌然見談妥了,打電話叫來李農,由李農帶着高律師去原本方律師的住所,他沒避開高律師,直接吩咐李農小心說話,這位高律師生著一顆七竅玲瓏心。

李農大聲應是。

高律師尷尬一笑,反正目的達到了,感官與印象以後再慢慢改變。

姜衛華跟外甥女道歉,是他大意了。

「不用太在意,」周想安慰內疚的姜學長,「若京城那邊的律師業內真如他所說的話,他的行為不為過,以他的年齡沒了晉陞空間,干到老也只是普通律師,到我這邊工作環境好,壓力不大,保險一樣不少,彷彿養老一樣的工作,哎呀!這麼說着,我自己都心動了呢!」

姜衛華彈彈她的額頭,「好了,叫李農仔細點,不行就辭退了。」

「他不敢的,」周想肯定的道:「他沒說口的我也懂,因為想當然保鏢公司受上頭關注,這也是他們願意來圩鎮的原因之一,既然被上頭關注著,他們自然不敢亂來的。」

「那也得小心點。」

「嗯!我知道了。」

姜衛華這才回岳母那邊去,還有幾天就開學了,他還能陪陪兒子,等一開學兒子就住校了。

第二天,周凱擠出幾天假期跑回來了,在去倉庫樓房找女朋友的時候,看到了呂瑩拎着小朋友飛檐走壁的絕美英姿。

谷lt;/spangt;再聽說呂晶呂瑩都是飛檐走壁的武功高手時,他才明白半年前回來的那次,被呂晶踩在腳下時的那句』我成了你的神』是什麼意思。

「堂姐~」周凱拉着女朋友跑到周想面前哭訴,「為什麼你把呂晶呂瑩培養成了武功高手,而我卻,卻只是……,難道真的是我沒有慧根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