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流淵看了她一眼,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將手上的紅糖水遞給她,又將熱水袋塞到了她的懷裡墊到了肚子上面,「喝了就舒服了。」

屋內空調的溫度開地很高,沈初雲感覺很舒服,肚子也不怎麼疼了,抬頭就看見墨流淵額頭上面都是汗。

她放下了手上的杯子,捏了捏自己的裙角,有些躊躇地道:「那個流淵,我……額,那個……」

她結結巴巴了半天,臉紅地能滴血,卻還是沒把話說出口。

墨流淵看著沈初雲,也沒等她把話說完,就開口道:「我送你回沈家。」

「哎?」

還沒等沈初雲反應過來,自己就已經被他帶到了車上。

一直到聽見車子發動的聲音,她才回過神來,大聲道:「我的校服!」

「我洗好給你送去,你先回沈家。」

「可是……」沈初雲轉頭看了一眼墨流淵,見他側臉嚴峻,線條冷硬,握著方向盤的手結實有力。

他這幅油鹽不進的樣子,成功讓沈初雲把喉嚨裡面的話再度咽了回去。

說出那種話,就算是對著從小一起長大的流淵,她也能羞死!

回到沈家以後,她向沈承軒解釋了自己在學校需要值日,至於衣服,沈承軒似乎沒有注意到,沈初雲也不會主動去提。

而沈承軒只是讓她下次注意,記得打電話回來。

沈初雲答應了下來,隨後快步回了自己的房間。

晚上,躺在床上的沈初雲輾轉反側,一直都無法入眠,腦海中卻是那塊醒目的紅色,還有流淵的那件外套。

如果流淵看見了怎麼辦……

她記得這具身體的年齡應該快要十六了,她來月事的時候,是十四歲將近十五歲那樣的年紀,所以次數並不多。

流淵看見了會怎麼樣,好丟臉,好丟臉……

沈初雲輾轉反側,最終還是撥通了墨流淵的手機號碼。

嘟嘟嘟……

電話大概響了一分鐘才被人接通。

墨流淵腰間圍著一塊浴巾,露出結實的腹部和腰際肌肉線條,視線從泛著水珠的鎖骨上移,就見他拿著一塊浴巾擦著自己的臉。

而當那張臉露出來的時候,如果有人看見,一定會為這張臉感到驚嘆。

該如何去形容眼前的男人,積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此刻的他,眉若遠山,唇若桃李,眼眸微沉,輕動間彷彿流瀉著點點的星辰,好地讓人陷入一瞬間的炫目之中。

他就好似遠山上最縹緲而艷麗的那抹煙雲,淺淡絕美……

就是這樣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臉,竟然出現在了一個男人的臉上。

他快速擦掉臉上的東西,隨後才伸手接通了電話。

。 李子孝抱着臉色慘白非常疲倦的希雅坐在車裏,看着車窗外五彩繽紛的霓虹燈又想起了剛才在醫院克里斯打給梁嫣的電話。

本來李子孝與梁嫣等人出了巴桑的病房后就打算各回各家,還沒走出多遠梁嫣的電話就響了起來,看着梁嫣眉黛緊蹙李子孝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問道,「怎麼了?」

梁嫣嘆了口氣,語氣頗顯無奈,「是克里斯的電話。」

瞬間李子孝瞪大了眼睛,深邃的眼神中透露著令人膽顫的寒光。克里斯的電話正好給了他一個為周彤彤報復的好機會,本就在心裏將計劃擬定好,這次就算先給克里斯一個下馬威,等到再次見面那就是狹路相逢勇者勝了。

「接電話,看看他晚上找你有什麼事。」李子孝輕聲對梁嫣說到。

梁嫣點了點頭隨後接聽了電話,在接聽電話的時候她還故意按了免提。

「露……梁嫣嗎?」梁嫣還沒有說話電話里就傳出克里斯的聲音。

「有什麼事?」梁嫣的語氣很冷,如果沒有希雅周彤彤可能會被克里斯害死,至於克里斯為什麼會這麼做梁嫣也猜了個差不多。

克里斯並沒有把梁嫣冷淡的話語放在心上,電話里傳來他爽朗的笑聲,「哈哈哈,你把我喊來Z國就是為了幫你的一個朋友做嫁接手術,如今嫁接手術很成功也就是說到了你該一腳踢了我的時候了……」

李子孝眼皮狂跳了兩下,攥緊的拳頭髮出不是很大的脆響。梁嫣對他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繼續聽克里斯說話。

「用你們Z國人的話來說,這叫卸磨殺驢。我想你應該知道我這次來的真正目的,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就應該配我這種魁梧高大有前途的男人。」

梁嫣在心裡冷哼一聲,虧你還有臉說,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卻百密一疏沒有想到李子孝會找來以現在科學無法解釋的人來為周彤彤治療。

心裏已經知道克里斯的嘴臉,但嘴上並沒有表現出來,不過語氣依舊是很冷淡,「我和誰般不般配貌似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吧?」

「呵呵,你難道還想說自己不是在卸磨殺驢?那請問你這是算什麼?」克里斯開始語言上的進攻,他要徹底攻陷梁嫣,他要徹底征服這個讓他朝思暮想的女人。

「那你要我怎麼感謝你?以身相許?我只是拜託你一件小事情,犯不着把自己搭進去,如果你真用這件事要挾我那麼只會讓我更加的看不起你。」

「不不不,我並沒有要挾你。手術做完了,我的任務完成了所以過兩天我就要回M國了,在此之前我想請你吃頓飯,不知你可否賞臉?」

梁嫣看了李子孝一眼,她想拒絕克里斯的要求,但李子孝卻一直點頭。

「好吧,那咱們……」

「我在海鮮1號等你。」說完克里斯就掛了電話。

「我覺得咱們沒有必要答應克里斯。」

梁嫣一邊開車一邊對李子孝抱怨著,她心裏現在是對克里斯沒有任何好感。

李子孝臉上掛着邪邪的笑容,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的看着車窗外。在一個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處因為是紅燈梁嫣停下了車,而李子孝的眼睛也被對面的一個大熒目吸引。

「梁嫣對面熒目里的那四個帶着化妝舞會面具的女生很有名氣嗎?」

梁嫣抬起頭看了一眼,「哦,是F―girls啊!嗯,沒有錯她們現在非常有名氣,她們的歌聲很有感染力尤其是高中生基本都知道她們。因為她們唱歌都帶着面具,也給她們的身份增添一絲神秘,不過還是有人打探出她們的身份……」

說到這裏梁嫣突然停住了,她這一停可把李子孝弄的心裏一堵。

看着李子孝着急的樣子梁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李子孝心裏這個氣啊都沒法形容了,他知道梁嫣是故意的就是要在重要的停下弄得人心裏不上不下,問吧顯得太關心這個組合,不問吧心裏又有些不甘心。

「我想一想一會兒要點什麼菜好呢,什麼龍蝦螃蟹的最好是一樣來幾個,好給希雅補補……」梁嫣掰着手指看樣子是在腦海里想着菜名。

「喂,梁嫣!」

「怎麼了?」

「你真不打算說?」

「說什麼?」梁嫣明知故問的轉過頭看着李子孝。

李子孝氣的牙痒痒的,恨不得衝過副駕駛與梁嫣同歸於盡。他實在是太想知道熒目里四個女生的身份了,最後只能妥協拉下臉誠懇的對梁嫣說道,「算我求你,告訴我她們四個的身份。」

「我可沒說我知道她們的身份哦。」梁嫣用食指抵在下巴上耍起了無賴。

李子孝知道自己被梁嫣耍了,剛想爆發梁嫣又說道,「不過我知道她們是一個中女孩和三個島國女孩組成的,你可以在手機上搜搜她們的歌有很多都是日語的。」(子虛烏有的存在,大家不要真的搜哦!)

「日語?聽不懂的歌都還喜歡,真是有毛病。」

梁嫣搖了搖頭,一臉的不贊同,「聽歌呢不一定要聽的懂,主要是心境。一首好聽的歌就算聽不懂光看歌詞加上旋律就可以把你帶入那種意境。聽的懂的歌,你用什麼定義它好聽呢?能把你帶進歌詞里如同身臨其境般,那種歌才叫好聽。」

李子孝一拍手恍然大悟,平時他也不怎麼接觸歌曲,不會懂得聽歌時那种放松、愉悅的心情。真正能聽進心裏的歌,能被歌詞打動被旋律渲染,從而由歌想到自己,那是真的被這首歌所折服。

「原來聽歌還有這麼大的講究,怪不得雪兒生日的時候她唱的那首《星月神話》讓全場都安靜了下來,連我都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那首歌的歌詞確實很美。」

上一秒還被他否定的歌下一秒就讓他贊口不絕,梁嫣是徹底拿自己這個老闆沒辦法了,腦袋發死的時候是真轉不動,除了學習其他方面基本就是不動腦筋的類型。

這個時候綠燈亮了起來,梁嫣一踩油門把無限感慨中的李子孝晃了一下,屏幕上四個帶着舞會面具的女孩還在載歌載舞,梁嫣的「馬6」早已不見了蹤影。

克里斯一臉得意的坐在海鮮1號的大廳里,海鮮1號是剛開業不久的飯店,店如其名主要以海鮮為主。克里斯之所以得意是因為他已經買通好后廚,一會兒的酒水裏會有放着他特製的藥物,在與某種海鮮混合藥效就會起作用。

只要今晚將梁嫣攻陷,他克里斯這趟算是沒有白跑,對於那個他暗戀幾年不知在夢裏出現過多少回的女人,哪怕是一次,只要一次他就有信心抓住梁嫣的心。

克里斯端起桌上的茶輕輕喝了一口平復一下心情,他要想好明天早上的說辭,想好能融化梁嫣冰封的心的甜言蜜語。

正想着突然一股衝擊力撞在了克里斯的胸口上,他坐立不住身子向後一傾就摔在了地上,桌子上的茶壺不偏不正掉在他的褲子上一壺茶全撒了出來。

克里斯剛想破口大罵,聽見一個柔弱女孩子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克里斯從地上坐了起來,發現是一個滿頭白髮的漂亮女孩子一邊給自己賠禮道歉一邊擦著自己身上的茶漬。

「沒關係沒關係,你有沒有受傷?」

「先生我沒有事情,只是你的褲子……」女孩子臉上露出了為難的表情。

克里斯立即明白女孩的意思,「沒事的,你又不是故意的我不會讓你賠償。」

「先生,看你的樣子是外國人吧!外國人的心腸真好。」

一聽這話克里斯更是高興的沒法,「那當然了,我們M國人最有素質了,不像Z國人走在大街上都會隨地吐痰……」

女孩似乎有急事站起身子不等克里斯吹噓完就消失在了人群里,克里斯半天才回過味來,重新收拾了一下又坐下喝起了茶,鼻前還停留着剛才那個女孩子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原來Z國有這麼多的漂亮女孩子,我還真是來對地方了。」

「你來對什麼地方了?」

克里斯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了頭,發現是梁嫣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呵呵,露……梁嫣你來了……」話沒說完克里斯又看見滿臉微笑站在梁嫣身旁的李子孝,愣了一下伸出了手,「你好。」

「你好。」李子孝也伸出了手。

正所謂「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克里斯看見李子孝心裏就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與李子孝握在一起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李子孝依舊臉上掛着笑容,「克里斯先生你不覺得咱們握的時間長了點嗎?」

克里斯在心裏暗自驚訝,自己的力氣也不算小,怎麼他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呢?克里斯鬆開了手,將李子孝和梁嫣讓到座位上。

坐在椅子上李子孝臉上露著笑容,手卻在桌子下面一直甩動着,克里斯剛才的那一下讓李子孝差點就喊了出來,如果喊出來自己就輸了強忍着疼痛李子孝裝成一臉的輕鬆面對克里斯以給對方造成壓力。

「雅雅先別睡了,來,起來吃點東西。」

=====

大家應該也發現了最近文里出現了很多拼音或者英文,現在太嚴格了,每一章都要小心翼翼的……到後面的章節會有很多刪減,想看沒有刪減的朋友請加Q群:788170749,有需要修改刪減的我會提前發到群里的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女子公會裏的直男最新章節、女子公會裏的直男左捧頤、女子公會裏的直男全文閱讀、女子公會裏的直男txt下載、女子公會裏的直男免費閱讀、女子公會裏的直男左捧頤

左捧頤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仙峰奇緣、無極法則、女子公會裏的直男、

。 唐朝中期,徐州一帶發生叛亂,王智興平叛有功,累功受賞,後來逐步佔據了徐州。

王智興鎮徐州的時候,曾在當地招募了兩千勇士,編做七個軍,號為「銀刀軍」、「雕旗軍」、「門槍軍」等,作為自己的私人部曲。之後,銀刀軍等就成了徐州的遺產,也成了後續鎮帥們的燙手山芋。

徐州銀刀軍(指包括銀刀軍在內的七個軍)出了名的驕橫難制。因為他們是「牙兵」(或做「衙兵」),不屬於國家正規軍,而是私人武裝性質。是由節度使等將帥私人招募的武裝,其裝備、軍餉等也由節度使自掏腰包。所以他們只對節度使本人負責,而不聽從朝廷號令。

王智興之後的節度使多是文官,根本奈何不了銀刀軍。銀刀軍不把他們放在眼裡,時常拔刀威脅恐嚇,以致於後續的節度使都在府衙開有後門,作為緊急逃生通道。

前任節度使田牟,更是與他們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甚至親自給他們打著板子唱歌助興。擊節打板,最為下賤。田牟已經屈尊到了不顧廉恥的地步。

同時,田牟給銀刀軍的犒賞日以萬計。即便這樣,也不足以滿足貪婪無度的銀刀軍,他們時常聚眾喧嘩鼓噪,動輒武力相逼,索要更多賞賜。

田牟死後,溫璋鎮徐州。

溫璋對銀刀軍也採取了溫和綏靖的態度,好言撫慰。然而銀刀軍很忌憚以嚴格執法、鐵面無私而著稱的溫璋。溫璋賜給他們酒食,他們從來都是一口不吃、一滴不沾,猜忌之心到了這種程度。

咸通三年(862)七月,銀刀軍終於發動嘩變,驅逐節度使溫璋。

徐州銀刀軍的所作所為已觸及朝廷紅線,無法繼續姑息,徐州現狀亟待改變。這個歷史重任就交到王式的手中。

當時的王式剛剛在浙東道平息了裘甫之亂,恢復了地區穩定和經濟發展,也疏通了朝廷貢路,保障了中央財政。文治武功,有目共睹。

於是朝廷任命王式為徐州刺史、武寧軍節度使、徐泗濠觀察使等,接替原徐州武寧軍節度使溫璋,即刻赴鎮。

王式奉命,帶著跟隨他平定裘甫的三千忠武、義成兩鎮精銳之師,渡淮北上。

人事調動的消息傳到徐州,銀刀軍嚇得魂飛魄散。

留給銀刀軍的時間不多了。王式率二鎮雄師很快就到了徐州城外,在大彭館駐紮。

銀刀軍這才極不情願又膽戰心驚地前來迎謁,嘴上喊著「歡迎歡迎熱烈歡迎」,心裡盤算的是打探王式對銀刀軍的態度。

王式好言撫慰,與前幾任節度使並無太大差別。

銀刀軍試探性地說道:「忠武、義成二鎮之師,平亂歸來,立下了赫赫戰功,當然也師老兵疲。我們雖然不如二鎮之師勇武,卻也勉強可以維護本地治安,不敢說路不拾遺吧,老百姓終歸還是能夠安居樂業的,可以不必麻煩二鎮之師……要不然,大人您就遣散二鎮兵……也好為朝廷省下一大筆軍費開銷啊!」

王式頻頻點頭,先對銀刀軍表示「同志們辛苦啦」,又說自己原本就有這種打算,二鎮之師的任務只是護送自己到崗,既然已經送到了徐州,按理說也沒有久駐之理,待等犒賞一番之後,就遣返他們回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