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說不過顧小熙,只能把冒頭對準顧兮兮:「顧兮兮,你……你就是這樣教小孩的嗎?果然是小門小戶出來的人,一點教養也沒有!」

顧兮兮簡直無語。

這個老太婆是不是真的以為她是軟柿子啊!

說不過小孩,就把氣往她身上撒。

她正要反擊來着,顧小熙再度出戰:「老太婆,我媽咪已經很有教養了。畢竟被你指著鼻子陰陽怪氣的說了這麼久的時間,她還能忍着。要是換作你身邊那位試試,她早就跟你跳起來對罵了!」

老太太身邊的那位?

顧心妍一愣:這說的不就是她么?

這小兔崽子是在說自己沒教養沒素質嗎?

顧心妍直接氣懵了,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指著顧小熙的鼻子就罵到:「你個下三濫的東西,罵誰呢?」

顧小熙聳聳肩,「我沒說錯吧?」

顧心妍:「你……」

「夠了!」

一道沉沉的聲音突然響起,打破了這斗亂。

說話的不是別人。

正是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的墨錦城。

此刻的他那張俊臉上陰沉沉的,很明顯已經很不高興了。

墨老太太不服氣:「錦城,你是不是也要站在那個狐狸精那邊?」

墨錦城皺眉:「老太太,您突然之間要把兩個孩子從她身邊帶走,什麼原因?」

說着,他冷冷的扭頭,看向了一邊幸災樂禍的傅鄭航夫婦,「跟他們有關?」

墨錦城的眼神冰冷如刀。

看到傅鄭航跟喬翹心尖一抖,連忙低下了頭,不敢吭氣。

墨老太太眼神閃爍:「我說過了,墨家的血脈不能外流,就這麼簡單!」

「以前怎麼沒見你這麼關心墨家的血脈?」墨錦城譏諷。

老太太頓時不高興了,「錦城,這事跟你有關係嗎?兩個孩子是錦安的,他都沒出聲,你多管閑事幹什麼?」

墨錦城淡淡的扭頭,看向墨錦安:「是啊。這是你的孩子,你卻漠不關心,我多管閑事幹什麼?」

突然被點名,墨錦安臉色微微一變。

他剛才一直沒出聲,也是因為有私心的。

他的確喜歡兩個孩子沒錯。

但是顧小熙跟顧小諾總歸是墨錦城跟顧兮兮的孩子,不是他親生的。

留在顧兮兮跟自己的身邊,就是一枚定時炸彈。

如果真的被墨老太太帶走,反而還省事了。

等日後,他跟顧兮兮生米煮成熟飯,再生一個孩子,一切塵埃落定,到時候他自然會想辦法再把倆個孩子接回來。

此刻,面對墨錦城的質問,他皺起了眉頭:「老太太有的她安排,你本來就不該多管閑事。」

「墨錦安?」顧兮兮不敢置信的看向他。

這個男人在說什麼?

老太太有她的安排?

意思是,他同意老太太將兩個孩子從自己身邊搶走?

墨錦安臉色淡定的看向顧兮兮:「兮兮,你先冷靜一點,聽我說。現在老太太這麼生氣,我們可以先答應,等她……」

「夠了!墨錦安,你雖然是孩子的父親,但是你沒有權利決定我孩子的去留。我不同意,絕不!」

顧兮兮臉色鐵青。

她一把拉起兩個孩子,轉身就朝外面走了過去。

「兮兮!」墨錦安起身要去追。

只不過他才還沒來得及邁開步子,就看到顧兮兮猛的回頭:「站住,別過來!否則,我恨你一輩子!」

恨你一輩子!

這句話果然鎮住了墨錦安。

他站在了原地,眼神糾結,卻沒有繼續追出去了。

墨老太太好容易順了這口氣,「顧兮兮,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關於孩子的這件事,我們兩邊各退一步,我要顧小諾,你留顧小熙在身邊,這是我能夠做出的最大讓步了!」

「……」

顧兮兮腳下步子一頓。

墨老太太以為她屈服了,「我是看着你可憐,一個單親母親帶着孩子在外面也不容易,所以給你留個孩子也留個念想。我可以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計較你剛才的不敬,我已經夠寬宏大量了!」

文學網在這一天,城主終於與之前被他丟到護城河裡面的人產生了共鳴。

那便是在遭遇食人鯊時,那份無望的恐懼。

他通水性,可游的再快也比不過鯊魚快。

「救救我,快救救我!」城主朝著橋樑上的中年男人呼救,他寧願被工人們抓住,掉到斷頭……

《山那邊的皇帝》第四百七十七章幫上一手 離開小靈界,顧雲墨回了一趟機械城,留下一些靈氣彈和機關術的書籍,又入了一趟妖獸森林,這才奔著不死族前進。

妖獸們努力地在前開路,想要找機會表現一番。

顧雲墨坐在方舟船檐上,看著漸漸陰沉的天空,眉頭皺了皺。

寒,刺骨的寒。

妖獸們停在妖獸森林邊緣,便無法再前進。

「主人,我們不能再走了。這是我們妖獸森林的規矩,前面就是不死族的地方,主人你放心的去,那些骷髏們不是主人的對手的。」

它們就是這麼信心十足。

尋寶鼠站在旺財的頭上,看著眼前的白色世界,感受著刺骨的寒風,搓了搓臂膀。

「啾啾。」主人,我也不能進去了,我受不了這溫度。

鳳皇遲疑了。

顧雲墨抱著又變身成紅狐的君無殤跳了下去,「你們好好在這等著。」

旺財正要緊跟著跳下去,卻是被尋寶鼠抱住后大腿。

「我好冷,你能不能在這裡給我取暖?」

旺財:……

*

顧雲墨看了看腳下足有一丈的白雪,皺了皺眉頭,然後……

撤去周身的靈氣保護,將整個人摔進白雪裡,不停地來回翻滾。

「哈哈,老娘童年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現代生活時,因為溫室效應,她從未見過書本上所說到的鵝毛大雪。等長大了,又因為各種任務,更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好好地看雪玩雪。

來到這個世界后,因著靈氣滋養,鳳舞大陸的大國小國都是四季如春,就更見不到冰雪了。

「爽!」

滾了一圈后,她不停地揉搓著雙臂。

「卧槽,怎麼這麼冷?」

「老娘要穿羽絨服。」

「羽絨服?」紅狐化為人形,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她,「有靈氣在,你不需要保暖。」

顧雲墨不理,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件火紅毛披風,這才心滿意足。

君無殤:……

這蠢女人怕是早就準備好了。

又見她坐在雪地上,堆了一個雪屋,鑽了進去。

等再出來的時候,見她將自己裹成一層又一層。

衣服是天級上品,質量極好,聖潔不摻雜一絲的白和這周圍的白雪融為一體。

君無殤很好奇。

一個下界的女人,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天級靈器?甚至也沒怎麼見這女人閉關,實力上升的速度堪比光速。

這個蠢女人有秘密!

他冷著臉,站在遠處,看著顧雲墨從這邊滾到那邊,又從那邊滾到他腳邊。

「乖徒兒啊,你現在還沒有恢復實力嗎?」她熱情又期待地問,見君無殤一臉冷漠,便也知趣。

算了算了,人家是魔尊,冷漠無情是標配!

老娘啥也不需要做,就等著他恢復實力就行了!

「統子,這算不算完成任務?」

「應該算吧……」

「統子,獎勵有什麼?」

「呵!宿主,你已經提前透支獎勵了哦。就比如你現在穿的天級羽衣。」

可惜,風聲變大,顧雲墨並未聽清後面的話,便滾了回去。

正準備說些什麼的君無殤:……

這個蠢女人果然該死!

雪花簌簌地下,看似潔白的紗簾,帶著醉人的美。

似是玩地累了,她停了下來,雙手雙腳大張,張大嘴巴呼出一口熱氣,眼角早已暈紅一片。

她吸了吸鼻子,吐出的氣化為寒霧。

「你怎麼了?」君無殤察覺到她的異常。

「沒什麼,就是想媽了。」

媽?馬?

君無殤有點不理解這女人無緣無故地想匹馬乾什麼?平時看她和那些靈馬在一起,也不見得她有多在意那些靈馬。

顧雲墨拱起身子,站了起來,一手輕輕一推,雪屋倒塌。

白霧漸起,越來越濃,轉眼間就遮蔽了兩人的視線。

顧雲墨陷入一瞬間的獃滯,麻木地走進白霧最深處。

君無殤見狀,暗道不好,趕忙伸出右手,卻抓了個空。

下一瞬,眼前的一切開始扭曲變化,直至變成他所熟悉的模樣。

看著面前熟悉的黑色宮殿,他嘴角微揚,大步踏入。

好,很好!

「拉,我是不會答應你的要求的!你最好放棄。」

「是嗎?」一身紫袍,碩大的兜帽遮住男人的上半張臉,只露出光潔白皙的下巴以及那妖冶的紫唇。

「阿獨,你生生世世都被情劫困住,永世戀而不得,痛苦又悲慘地死去。今日,我給你一個機會,和我合作,我會帶給你前無僅有的尊崇地位,讓人無法企及的未來,解放你的靈魂。如此,你還要拒絕我?」

「呵!理由?給我一個和你合作的理由?」

拉一愣,輕笑一聲。

「罷了!這才是你,我所熟悉的你!不合作便也罷了。」

他的眸色忽地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