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想要擰動十六方的話,需要一定的力量,並不是輕輕一擰就能動的。

如果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拿著這個,玩一分鐘的話,南兔的雙手小臂肌肉絕對會僵掉…

剛才黎歌面不改色,相當輕鬆的擰動了五分鐘!

「不愧是黎歌…」南兔不禁感嘆了一句,「這是什麼材質製作的?」

「紫檀木,內核心使用的是鋼鐵。」黎歌說道,「因為我想玩得久一點,所以就用了結實一點的材料。」

「紫檀木!」

周心恰不禁一聲驚呼:「那玩意兒不是婷姐用來製作盾牌的木頭嗎?你用那種木頭製作手上玩的小玩具?」

「好像就是那種木頭吧…對我來說沒什麼重量,我倒是想要結實一點的材料,要是我用的材料太輕了,反而會不小心捏碎。」黎歌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這傢伙…這段時間實力到底提升了多少啊?」

周心恰這麼嘀咕了一句,隨即身體趴在沙發的扶手上,手伸向南兔。

南兔把十六方放在周心恰的手上。

隨即周心恰伸過去的手帶著十六方直接砸在黎歌的大腿上。

「卧槽!」

黎歌和周心恰同時一聲驚呼。

「哇啊啊啊啊啊啊!黎歌快幫我拿一下!快快快快快!!!!」周心恰頓時有些急了!

南兔雙手才能拿穩的十六方,周心恰這個魔法師,單手怎麼都不可能拿得起,黎歌的大腿被砸了一下之後,下意識綳得鐵緊!十六方的質量跟鐵塊也差不多,一上一下夾得周心恰疼得不行。

「都說了回頭再去給你弄個普通材質的…算了,南兔我回頭也給你用輕一點的材質做一個吧,這個重量對你們來說可能有點沉了,不適合隨時帶在身邊玩。這個就給你收藏了。」

黎歌將周心恰手上的十六方還給南兔。

周心恰滿臉幽怨的看著手上被壓出來的印子,手在黎歌身上拍了一下,然後縮了回去。

南兔再次接過十六方,臉上浮現出一個微笑。

「謝謝,我一定好好收藏!」

「用不著,何況你還送了我這個…」黎歌拿起南兔給的羽毛狀水晶,「這個,要是在價值上來說的話,可比我的十六方貴重多了。」

「或許是這樣吧…」

南兔雙手握緊了十六方:「但人所珍視的事物是不同的,也許在別人看來,那個紀念品更值錢,但對我而言,這個更有價值。」

「……」

聞言,黎歌頓時感覺彷彿有什麼被觸動了一般。

他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張了張口…

黑暗的環境營造出了恰到好處的氣氛,儘管周圍依舊有一大票人在呼喊著洛音的名字,但黎歌充耳不聞…

這是悸動…

「喲~~~~」

氣氛並未能維持哪怕兩秒鐘。周心恰滿帶調侃的聲音立刻將這一段足以當做戀愛番劇最後一集的氛圍給擊碎!

「嘖嘖嘖,好一個『人所珍視的東西是不同的,所以價值也不同』。」周心恰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不愧是南兔,在文化這方面,我承認還是你比較強!」

「我感覺你輸的不單單是文化…」黎歌面無表情的嘀咕了一句。

「你說啥?」

「沒啥…」

。 「李,你為什麼唯獨要找荷拉齊奧·帕加尼預訂超跑,你又是如何知道他在開發自己品牌超跑的?我們摩德納小鎮現在有法拉利、瑪莎拉蒂和蘭博基尼等全球最知名的三大超跑品牌,你為什麼不在上面三個品牌裡面選一款?我們INTERM英騰姆公司也是剛才提到這三家超跑公司的供應商,如果你要向這三家超跑公司訂車,我們也可以幫你聯繫……」

維托里奧發出了一連串問題。

他感覺有點納悶,眼前這位來自新加坡的年輕人思路讓他有點看不懂。他們摩德納小鎮上有那麼多成熟的超跑系列名車供選擇,這位年輕人卻為何要劍出偏鋒?

李曉凡與維托里奧口中的荷拉齊奧·帕加尼出生於阿根廷,23歲就自己設計並製造出了一輛F2賽車。

13年前,身無分文的他在F1傳奇車手范吉奧的介紹之下,來到他父母的出生地義大利,在摩德納小鎮的超跑廠商蘭博尼基公司打工,並參與了蘭博基尼經典車型Diablo的設計。

五年前的1991年,這位天才設計師離開蘭博基尼公司創建了自己的工作室:摩德納設計公司,開始為法拉利F1車隊和其他一些超跑客戶生產碳纖維零部件。

四年前的1992年,荷拉齊奧·帕加尼創立了帕加尼汽車公司。維托里奧的INTERM英騰姆公司開始成為荷拉齊奧·帕加尼在精密超跑汽車零部件機械加工方面的緊密合作夥伴。

目前,荷拉齊奧·帕加尼正在全力以赴開發屬於他自己品牌的第一輛超跑:帕加尼Zonda風之子。

前世,這款車型要等到三年後1999年的日內瓦車展上才正式亮相,然後剎那間驚艷全球!

讓維托里奧奇怪的是當下的帕加尼汽車公司幾乎默默無聞,只有在摩德納小鎮他們本地人這個小圈子裡才知道有荷拉齊奧·帕加尼這樣一位天才超跑設計師的存在。

眼前這位來自新加坡的年輕中國小夥子又是如何知道荷拉齊奧·帕加尼的?

「維托里奧先生,我是一名超跑愛好者。我是在一個關於超跑主題的BBS互聯網論壇上,看到關於荷拉齊奧·帕加尼先生的摩德納設計公司與他新創建的帕加尼汽車公司介紹的。我對這位帕加尼先生充滿了尊敬……」

李曉凡開始了一番胡謅。

確實,誠如剛才維托里奧所說的那樣,摩德納小鎮是法拉利、瑪莎拉蒂和蘭博基尼等當下全球最知名的三大超跑品牌的總部,隨便去這三個品牌裡面選一款最新的超跑已經夠拉風了!

但對於當下的李曉凡而言,那樣做太沒有挑戰性和意義了。

物以稀為貴,今世他想完成幾個獨特的心愿:

例如預訂帕加尼出品的首輛超跑;將來控股特斯拉公司、預訂特斯拉公司出品的第一輛電動車;將來與埃隆馬斯克合作,發射第一艘星際飛船,把人類送上火星……

看李曉凡聊起荷拉齊奧·帕加尼來頭頭是道,像是老朋友一般非常熟悉,最後維托里奧答應了李曉凡的請求。

下午,維托里奧陪同李曉凡與唐馨怡來到了荷拉齊奧·帕加尼的摩德納設計公司。

來到公司裡面帕加尼試製車間的時候,李曉凡感覺這裡面的氣氛與他曾經參觀過的任何一家汽車工廠都不同。

這個車間更像一個高端傢具展廳。

車間裡面里很安靜,味道也很怡人,沒有那種大型汽車製造工廠的噪音與異味。

李曉凡發現那些由外包供應商生產出來的精美細膩的零部件,它們像珍貴的珠寶一般,裝在特別切割好的泡沫箱里運來,正由荷拉齊奧·帕加尼帶領技術人員在細緻、精準地組裝。

這裡沒有吵鬧的電動工具,荷拉齊奧·帕加尼和技術人員們大多時候是徒手在使用扭矩扳手,就像在人工打造一個精妙絕倫的工藝品……

李曉凡頓時明白了傳說中的所謂「手工打造超跑」就該是形容當下的場景。

「荷拉齊奧,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之前電話里跟您介紹過的來自新加坡的李先生,他名下擁有一家在美國納斯達克的上市公司……」

等荷拉齊奧·帕加尼停頓下來歇息時候,維托里奧陪同李曉凡過去打招呼道。

「嗨,李,您好,歡迎!」

戴著眼鏡,一臉斯文的荷拉齊奧·帕加尼看上去就像個風度翩翩的大學教授。

和藹得像個鄰家大叔的荷拉齊奧·帕加尼身材不高,上身穿著工作服,下身是紫色的牛仔褲,腳上是一雙迪亞多納休閑鞋。

雖然年僅41歲,但是他的頭髮已經幾乎全部變成灰白色,整齊地向腦後梳去,細框眼鏡后投射出的是犀利但富於表達的目光。

如果沒有介紹,很難讓人把他與充滿激情的超級跑車聯繫在一起。

但是李曉凡從他那雙睿智、深邃的眼睛似乎可以看出眼前這位荷拉齊奧·帕加尼的與眾不同。

打過招呼之後,荷拉齊奧·帕加尼主動微笑著開口道:

「李,聽說你想預訂我在研發的第一輛帕傑尼超跑?」

「是的,我正有此意,荷拉齊奧先生!」李曉凡如實回答。

「李,你可知道開發一輛全新超跑的時間需要花上五年、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嗎?而且將來我正式推出的帕加尼超跑,肯定是需要經過長時間各種安全與可靠性測試之後,擁有很高里程數的成品。我不會隨意推出隨意一款超跑產品來砸壞我的品牌。李,你願意再等上三、五年時間嗎……」

「荷拉齊奧先生,我大概知道,願意等待!」

李曉凡心裡想不就三年之後嗎,我現在砸一筆錢給你,或許可以加速這個開發進程。

他隨後開口問道:「荷拉齊奧先生,您的公司現在缺資金嗎?如果可以,我想投資您的帕加尼汽車公司,並且預訂您推出的第一輛帕加尼超跑!」

「李,很抱歉,我的第一輛帕加尼超跑已經被人預訂了。如果您要預訂,只能是第二輛了……」

荷拉齊奧·帕加尼的回答讓李曉凡吃了一驚,居然還有人跑在他前面把第一輛帕加尼超跑給預訂了,這是哪位牛人啊?時間轉瞬即逝,一周的時間又過去了。

自從上次活化夢境開始利用困惑術強制性篡改別人的級以後,監獄中的俘虜那是越來越少了,經過長達五天的時間,營地內最後的一隻枯木衛士也成功投降了。

五天時間,共招降三千五百四十隻三階召喚物,各種族都有,就是沒有死靈系的,因為它們本就是屍體,怎麼

《死靈君主》第一百零三章驚現藏寶圖(求訂閱)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 白鯉魚在小桶里擺動尾巴,桶有點小,把它上半身塞進去后水都擠出來了,在裏面活動不開,只有尾巴還能動。

梁時好奇的在旁邊戳它的尾巴,鱗片因為掙扎掉了很多,散落在陽光下,就像地面上長出了很多的水晶。

「這麼大的魚,都要成精了吧?」梁時感覺自己的小板凳要坐不住了,他這池塘才多大,居然能有這麼大的魚!

一笑用腳踢了踢癱瘓在池塘邊上的白貓,很好,沒有反應。

看起來是長了教訓了。

真以為自己現在是貓,就可以吃貓能吃的東西嗎?

聽了梁時的話,她微微回過神瞟了一眼還在甩尾巴的魚。

「鯉魚長到這樣大很正常。」曾經有個國家因為當地魚種少,引進了中原鯉魚,幾年之後河道湖泊里都是這種鯉魚,本地魚都活不下去了。

而且鯉魚繁殖快,長得也快,像這種體型也還在正常的範圍內。

梁時雖然喜歡釣魚,但是他沒研究過,所以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提起桶邊的把手往湖邊拽。

「爸!你幹什麼?」一笑看他動作,趕緊制止他。

梁時提桶沒地方下手,魚身上滑膩膩的還帶着腥味,所以滿臉的嫌棄,聽到女兒叫自己還疑惑的抬頭。

「這魚這麼大,魚食都讓它吃了,還是別放回去了。」

上次就是它在旁邊叫的歡,那天她沒看到這傢伙居然這麼大,今天來調戲她那不就是等著被她吃的嗎。

梁時點頭,是啊這麼大的魚,放回去其他的魚那裏還搶得到魚食?

再大一點都能吃人了,還是送到廚房去燉了吧!

白鯉魚聽到他們的談話,瞬間就淡定不了了!

說什麼!今天不放生了?

我靠!

儘管它劇烈的掙扎,但桶結實得很,也就尾巴尖尖甩得歡了許多,一笑用鞋敲了敲桶邊,它就安靜下來了。

晚上的飯菜這個點都該做好了,現在送到廚房區也得明天吃。

而且這麼大的鯉魚,在海港可不多見。

梁時讓下人把鯉魚抬到廚房的養殖池裏,準備明天請幾個好朋友過來,來一個全魚宴。

一笑可不管他想怎麼吃,反正任務完成了。

「乖女啊,爸先回屋了,晚上吃飯的時候你別說漏了嘴!爸可說你這幾天去郊區看學校了!」梁時跟着下人們走,還不忘回頭叮囑一笑幾聲。

一笑滿不在意的答應了,順便把魚鈎收回來,把東西收拾好裝進兜子裏。

收拾完東西,她拎着白貓的後頸和兩份漁具往後院走。

大白貓yue慘了,但是什麼也沒吐出來。

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好像人間也沒什麼值得留戀的了。

一笑抓着他的後頸,把漁具交給下人讓他們送回梁時的院子裏。

秀珠等在小花園附近,聽了她的吩咐正在採摘一些花朵。

她屋裏的花有些已經凋謝了,所以讓秀珠在這裏采一些補上去,不然看起來不雅觀。

秀珠幹活是一把好手,但是這種採花的活計不怎麼熟練,讓玫瑰騰上的刺扎得滿手都是血。

Leave a comment